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我和纽约父子的故事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27
我和纽约父子的故事

口述/楚淮女 撰文/树英

这是一个在美国生活了两年的女子的真情叙述,征得本人的同意,隐去真名,实录如下。在这里,你会看到一个东方女性在美国的彷徨、尴尬和无言的结局。

(一)

2010年春,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我去了纽约,在布鲁克林8大道的姨妈家暂住。布鲁克林8大道是纽约的一大贫民窟区,这里90%住户是中国移民。但是,纽约不愧有“世界时尚之都”的美称,这里的青年男女不仅个个穿着时髦、得体,像画报上的电影明星,而且闭着眼都能说出一串关于“伊夫·圣洛朗”、“夏奈尔”、“迪奥”之类的品牌故事。更令人惊奇的是,因被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所打动,在这里,唐装、旗袍和汉字刺青竟大受年轻人的推崇。来到美国的最初一个多月间,我迷茫地在贫民窟的凄凉与大都会的繁华之间彷徨。

不久,经姨妈介绍我嫁给了马可,他是我的First love。一进布鲁克林区我就知道了这个闻名全区的高材生,而我们的相识也很富戏剧性。

那个周末,我刚一出第8道,就有一个人将—张广告单递了过来,我抬头看见竟是马可。原来,他利用周末替某公司在曼哈顿区的街头发广告单,挣一点生活费。他看见我有些尴尬,正在他难堪之时,我从他手中抽出一叠广告单,向来往的人发起来……我们就这样相识相亲了。

在打通祖国的电话中,富有的父亲虽然百般不满这门婚事,可看姨妈与我的主意已定,还是认可了我们的爱情,并且从南京汇给了我5万美金作为出嫁聘礼。

婚后我们的收人大部分都用来支援他那个困难的家。马可的家在布鲁克林8大道最堪乱的贫民窟,他有两个弟弟与一个小妹,大弟弟马克在布鲁克林区第11中学读书,小弟与小妹都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小弟长年病瘫,小妹圈着双臂又少了一条腿,而他年龄已高的父亲则患有肺痨病。多年来,为了给父亲治病与保持最低水准的生活,马可全家还欠有12万美金的私贷……我无怨,我理解马可身为长子的那份孝心。但是,婚后我与马可不可融洽的矛盾,是从马克弟弟一次次向我借钱又一次次有去无回开始的。我奇怪,上学时,父亲每月给我们的零花钱都是绰绰有余的,而弟弟最近要钱的借口为什么越来越多呢?

那一天是周末,我回家时马可不在,只有马克弟弟一人在家,我推开他的房门,一幕触目惊心的镜头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上,马克弟弟竟在吸毒!“啪!”我一巴掌打在他的睑上,姐弟俩抱头痛哭。

自从马可知道马克吸毒后,脸色一天天地阴沉起来。他知道—个家庭里只要有一人沾染上毒瘾后,家就成了一座随时都可能倒塌的危房。从那之后,马可交给我的工资越来越少了,那一笔笔钱全给了他的弟弟马克。他对我的不信任,让我们一次比一次更深地伤害了彼此。

不久马可的弟弟进了戒毒所,而我远在中国南京的父亲因公司破产也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我失去了维持这个家庭的所有经济来源。那天盘点完家中所有的现款,还差8万元的债务要还,我决心要离开马可了,但是我准备找份工作帮助这个家还清8万美金的私贷再离婚。

但是偶然变化的情况竟让我难于扭转了。第二天我去找工作晚上回家时,马可早早做好了饭等我。饭后,他将一个大信封递给我:“Jenny  Chen,我的父亲已经病危……看来这是我们在这个家里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明天起这里就是别人的了。请原谅我把这两间房子卖了。信封里面的10万美金希望能帮你。”我惊愕着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房子卖了这么急于还债?!”马可哭丧着脸说:“私贷主发出话了,如果我再不还清这笔债就烧了我们的房子……”我的泪滑了下来:“我不要,你的家需要这些钱,我们离婚吧!”

说到离婚,这事开始时马可是极为震惊的,他既不理解,也不愿这事发生。他慢条斯理地劝我,巴望我能回心转意。就在这时,我破天荒地给他下了跪,“你放了我吧!”我求他。他也扑向我跪抱在一起,俩人脸贴脸痛哭了许久,最后他哽咽着说“是的,我不能拖累你……你走吧……”

为了奋斗自己新的生活,几天后,我含着眼泪离开了第8道,也离开了一块做了半年夫妻的马可。我在布鲁克林区一户香港老夫妇家租了一间房屋,每天尴尬和无言地出门,穿行于纽约最繁华的第五大道找工作。到现在我才明白马可与我彼此之间最根本的差异:他认命,我不认命。

(二)

纽约也是个处处充满浪漫的国际大都会。在第五大道,街头艺术是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些流浪艺人,或弹着热烈的吉他,或拉着伤感的小提琴,或吹着悠扬的萨克斯,悠哉悠哉,自我陶醉着,不在乎有没有人欣赏,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与国内不同的是,这些流浪艺人同样是“艺术家”。

如果生活是面包,我想爱情就是涂在上面的那层奶油,可以让干巴巴的时光甜美滋润起来。在纽约,你可以在红绿灯下或是地铁的扶梯上,随时随地热吻。纽约人开玩笑说,只要你不把喷嚏打得海峡那边的长岛人都听得见,没有人会用目光窘着你。在这无比尴尬与无言的穿行中,刚开始我虽没什么“艳遇”,但热情的绅士确实遇见过几回。在路上走着,忽然会有一个小伙子冒出来说:“小姐,您很优雅,我想请您喝咖啡如何?”人家很大方地邀请,我却像灰姑娘似的想逃,可是人家让我难堪的时候还真是少有,说声打扰后,就潇洒地走了。

直到认识纽约男人鲍瑞尔后,我平静的感情湖面上又一次掀起了阵阵涟漪。那是2010年万圣节前一天,我来到纽约一家时装公司应聘,经过一系列笔试、面试后,我成了这家公司的白领,负责销售。

负责销售工作没多久,我在业绩方面的出色表现,引起了总经理的注意。总经理怀特·鲍瑞尔是一个纽约人,离异,有一个儿子。现年49岁的他,是纽约许多家时装公司中最年轻的领导者,曾在上海留过学,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我第一次见他,是在销售部的新年策划会上。我提出的与电视台合办一个时尚栏目,引导消费的提议,受到了大家的认可。我在抬头的一刹那,触及到鲍瑞尔凝视我的目光,那眼神除了欣赏之外,仿佛还有一层别的意思,我不敢想像。

我的销售策划使公司的知名度大增,赢利数十万元。在新年庆功宴上洋溢着喜悦的气氛,但是我独自坐在角落,一个人静静地喝酒。对于我来说,幸福已是一种奢侈。因为经历生活坎坷的我,已很难让自己在欢乐的气氛中放松了。当舒缓轻柔的乐曲响起,鲍瑞尔伸出手邀请我跳舞时,我才从恍惚的意识中清醒过来。我把手轻轻地搭在鲍瑞尔的肩上,他的手很暖,我可以感觉出他手心沁出的细微的汗。旋转中,我美丽的裙摆,像一朵睡莲般灿然开放。鲍瑞尔深情地望着我,蓝色的眼睛闪着迷人的光泽。“Jenny  Chen,你是我见过的最美、最独立的中国女孩。”

晚会结束后,鲍瑞尔提出开车送我。夜风很凉,他体贴地将大衣披在我身上,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让我感动得想哭。坐上车,鲍瑞尔问我家在哪里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难堪,那个布鲁克林区贫民窟般的家啊!当车子在城市兜了大半个圈后,我终于开口告诉了鲍瑞尔我的一切。我被鲍瑞尔轻轻揽在怀里,泪水打湿了他的肩头。鲍瑞尔将一张10万元的支票给了我:“Jenny  Chen,这是我给你的新年礼物,也是你工作出色应得的奖金。我不希望你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投入工作。”分别时,鲍瑞尔忽然叫住我,在我的脸颊轻吻了一下:“再见!”便开着车子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

我没有辜负鲍瑞尔对我的希望,不久,我被升为销售部经理,再后来我又升为总经理助理。我们的办公室只隔一层透明的玻璃,有时抬头,总能触及鲍瑞尔那双像海一样深的眼睛。渐渐地,我发现鲍瑞尔的影子占据了我心中的角角落落,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他,爱上了这个比我大20岁的纽约男人。

(三)

2011年1月,我陪鲍瑞尔到上海洽谈一笔生意。

就当我们准备返程时,鲍瑞尔的老毛病胃炎忽然发作了,疼得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什么也吃不下,还时常呕吐。整整一个星期,我守在鲍瑞尔的病床前,并学会了煮红枣莲子粥和鸡汤给鲍瑞尔补身体。在我的精心照顾下,鲍瑞尔终于病愈出院了。

随着相互了解的深入,我们的感情也在不断升温,鲍瑞尔的每一句话,都让我心情明亮如初春的清晨。2月14日情人节那天,我特意穿了件玫粉色的风衣,我和鲍瑞尔一起去散步,透过暖黄色的街灯,我看到街道两旁的太阳树枝已绽出稀疏的嫩绿叶片。那晚,鲍瑞尔带我去喝昂贵的德国冰酒,独特醇美的味道滑过舌尖,贯入肺腑,在心底漾起快乐涟漪。他还送我倩碧的Clin-tgue Happy香水,说这种香水最适合我。裹在香水西印度柑橘花、草莓、灌木混合的香里,我的心情也变得芬芳起来。这时鲍瑞尔突然将我抱住,吻我的脸,我的颈,我的耳垂,声声切切地叫着我的名字,呼吸急促,有很热的气息在我的发间飘忽,而我几乎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没有,甚至非常急切地渴望着什么,内心沉积已久的激情与欲念开始肆无忌惮地涌动,漫延……身体烫得仿佛一触即燃。

也是这一次鲍瑞尔坚定了爱我的信心,用纽约人浪漫的爱情方式敲开了我爱的心扉。每天清晨当我推开办公室的门,办公桌上总是插着一束还带着露珠的玫瑰。鲍瑞尔则隔着透明的玻璃,深情地望着我。晚上下班后,他开着黑色的奔驰,带着我听音乐聊人生,吃情调晚餐。有时我们也会很随意地将车停在路边,在街边吃羊肉串喝啤酒。日子在简单而快乐中不知不觉过了3个月。

当那个叫怀特·丹尼尔的英俊男孩站在我面前时,我才惊呼时光的飞逝,鲍瑞尔的儿子已大学毕业。看着他们父子亲密的相拥,我很感动。

(四)

丹尼尔来了之后,担任公司的总经理。最初一段时间,为了使丹尼尔尽快熟悉中国市场,鲍瑞尔和我在一起相处的时光越来越少了,也许在儿子面前他有所顾虑,他不知儿子是否会接受我这个同他年龄相仿的中国女人做他的母亲。他需要时间。

就在我和鲍瑞尔等待我们的爱情成熟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情感介入到了我们中间——丹尼尔爱上了我。

我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我意识到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睛一直追寻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错觉。我都会把自己摆在应该摆的位置。

起初同丹尼尔只是工作上的接触,后来我的办公桌上就开始出现各种精致的礼物,一瓶瓶价格不菲的纽约香水,美丽的胸针,可爱的毛毛熊。当我将礼物退给丹尼尔时,他蓝色眼睛里泛起海一样深的忧愁,让我的心微微有些痛。被父子两人同时爱上,绝对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不希望伤害任何人。

时间转眼就到了5月20日网络情人节。空气里弥漫着稀薄的雾霾气息,风一吹阳光里便有细微的颗粒在飘浮。因为心情好,觉得那尘埃迎着五彩的雾霾光彩竟也是那么美丽。午休的时候,我精心为鲍瑞尔挑选了一条领带,还买了一盒“只给最爱的人”的巧克力。因为这一天是特别的日子,鲍瑞尔精心安排了节目,我们相约晚上下班后去参加托马斯饭店的网络情人节狂欢活动。丹尼尔那天下午没有来,看着他那张空着的办公桌,我的心里有一种很久都没有过的轻松感觉。晚上下班时,收拾好东西,刚要下楼,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了丹尼尔蹩脚的中国话:“Jenny  Chen,情人节快乐,我在楼下等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话已被挂断。

我步履沉重地走下楼,刚推开写字楼的旋转门,就一眼望见了靠在车门上手里拿着一大捧玫瑰的丹尼尔。“99枝白玫瑰,我爱你。”捧着花,我难堪地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我瞬间看到对面马路上鲍瑞尔的车发动了引擎,很快从我视线中消失了,我的心突然沉落,尴尬无言,怅然若失。

丹尼尔一把将我拉进车里,拽到驾驶副座上,我麻木地扣上安全带。丹尼尔一眼瞅见了我手提袋里送给鲍瑞尔的礼物,他惊喜地拿出来,拆开了巧克力盒子,大口大口地嚼起来。随后又拆开了领带盒子的包装纸,抖出了那条领带。他兴奋地望着我,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光泽,柔情蜜意地说:“Jenny  Chen,谢谢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无动于衷。领带的色泽老气了些,更适合我父亲。不过只要是你送给我的,我都喜欢。”

我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所有的理智都被痛苦淹没了。“那不是送给你的,是我精心挑选送给你父亲的。我们原本准备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你。我没想到……丹尼尔,我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我匆匆下车,冬日的冷风向我袭来,比风更冷的是我的心。

那夜鲍瑞尔和丹尼尔都喝得酩酊大醉,我失眠了。这之后,我们3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复杂了,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几乎不说话。我的心受到了从没有过的重创,伤口缓缓地裂开来。我们中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五)

接下来的无比尴尬的日子过得恍恍惚惚,只清楚地记得那一天,丹尼尔推开鲍瑞尔办公室的门,直视着父亲的眼睛,坚定地说:“不到最后,我决不放弃自己的爱情。无论结果如何,我决不会输给你,我不能接受自己深爱的女人做我的母亲。”丹尼尔说完这些话,转身走出办公室,轻轻关上了门,在此之前门是开的,他是故意让我听的。

我呆呆地望着鲍瑞尔,看他失神地站在窗前。已是初夏了,可是风中还有着不可抵御的乍暖还寒的凉意。他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任风吹起他额前的头发。我泡了杯咖啡走到他面前,他竟没有发觉。我关了窗户,屋内立即温暖了起来。鲍瑞尔转身看我,眼里流下了滚烫的泪,他一把握住我的手:“Jenny  Chen,我明天就去洛杉矶分公司了,公司总部的所有业务我都准备交给丹尼尔……和你,很抱歉,我不得不放弃,丹尼尔比我更适合你。”

“可是我爱的是你啊!”我走出办公室时,脸上没有一滴泪,我想那种感觉就叫“悲欢情殇势必心死”吧。

在纽约皇后区的肯尼迪国际机场。我在离机场不远的一辆出租车里,看着鲍瑞尔乘坐的飞机飞过我的上空,直至变成一个黑点,从此在我的生命中消失。原来爱情如一个机场,每天都有来来往往的飞机不停地起飞降落,没有一架永远不起航的飞机。

这是一个尴尬和无言的结局。鲍瑞尔走了,带着我的心飞向了另一个遥远的都市,我知道空心人是不会再拥有爱情了。我在完成了手中的策划后,向丹尼尔递交了辞呈。在鲍瑞尔离开的几个月里,丹尼尔极尽温柔地待我,想要征服我的感情,但我在丹尼尔惊异而受伤的目光里,坚定地走出了公司。其实决定离开是很早以前就有过的想法,我之所以坚持到做完策划,是觉得我应该完成我该做的工作,也算是对他们父子的一点补偿。我知道我放弃的是什么,但我不后悔。那是初秋的一个午后,推开紧闭的窗,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我在秋日的阳光下梳头,阳光穿过发间,折射出五彩的光。那一刻,我忽然发现生命原本是美丽的。

我乘上了飞往中国南京的飞机,我知道,我和鲍瑞尔从此海角天涯,再也不会有相见的那一天了。我情感的飞机在历经了风风雨雨后,终于重新起飞了。虽然我不知属于我的未来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有开始就有希望。

                浏览次数:643--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下篇文章富商以财征婚是一场炒作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