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27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金明春

 

纯真、美丽,这是许戈辉。机敏、活泼,这是许戈辉。香港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戈辉梦工场”两档栏目的“当家花旦”,被华语电视评为十大金奖主持人,她就是许戈辉。这个始终以其清纯、有着很高亲和力的主持人,像她的微笑那样绽放出迷人的色彩。

许戈辉,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命运似乎很光顾她,其实是因为她的出色。许戈辉16岁便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至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大学毕业后,她参加青年主持人大赛,获得冠军。29岁时,她受到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的邀请,欣然前往香港。许戈辉和助手两个人全权负责策划、采访、编辑新设立的卫视节目。她说:“在香港做栏目,特别辛苦,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让人疲于奔命。节目当中我会精神饱满妆容整齐,可平时常常一大清早就黑着眼圈、蓬着头发,抓起桌上的饼干就与助手谈创意。” 许戈辉为了做好栏目,甚至独自远赴英伦,雇摄影师、找灯光师、租设备和安排车辆,十几天都是用咸蛋蒸肉饼来打发自己。可见,她是勤奋的,真是她的勤奋和聪慧,才创造出她事业的辉煌。她从争强好胜到心胸豁达,有着一个发展过程。她说:“小时候和男孩子一样,喜欢去打群架,运动神经特敏感的我,网球、高尔夫、乒乓球、羽毛球样样都要争第一。当年加盟中央台之前,我还去过国内最大的合资广告公司挑战自我,可是嫁了老公以后,觉得有包容心才能拥有更为广阔的世界。”

她同时又是善良的,许戈辉以“爱心大使”的身份代言“扶贫中国行”活动,并和丈夫出资十几万元,在驻马店市任店镇马鞍山下修建了一所“健辉”希望小学。在西亚贝都因人(阿拉伯游牧民族)部落,许戈辉夫妇和当地牧民同吃同劳动,长老们看到许戈辉在帐篷里麻利地烙饼子、打扫卫生,说道:“这样的新娘子,至少要送300头骆驼做聘礼呢!”旅行西藏的一天,他们路过一户牧民家,受到热情接待。临走时,他们想留下罐头或者钱表示感谢。牧民却坚持不要,半天才问:“你们有药吗?”说着,他拉过一个八九岁的男孩,说孩子的眼睛看不清东西,附近也没医院做手术。他们找出几瓶眼药水送给牧民,看到对方千恩万谢的样子,心情却很难过。

美丽的许戈辉,聪慧的许戈辉,善良的许戈辉。

她有一种气场,那种气场可以使人向上、乐观、智慧、宽广。

外表精致优雅、举止得体大方、言谈诗情画意、声音轻缓悦耳、眼神充满善意。我想,她有着一颗柔软的心、感恩的心、欣赏的心、包容的心、快乐的心,所以她的心灵的窗户里才闪烁着温暖美丽的光芒。

许戈辉,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美丽、芬芳,灿烂盛开。

 

                浏览次数:558--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爱情的模糊学困惑
----下篇文章我和纽约父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