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一场初冬的雪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18
一场初冬的雪

                       

散文三章/张礼

 

南方冬天的雪


若不是极冷的冬天,现在的南方是很少有雪的,就是下雪,也常是夹在雨里,大多是雨加雪,雪一忽儿就遁了踪迹,比彩虹流云消散得还快。我原来居住的滇南小城,是很难见到雪的,而现栖居的省城,往北走了数百里,也是很难见到真正的大雪。

南方与北方,不管地理上如何来划分,现在的长江以南,是很少见到雪了,即使偶尔见到雪,也才是一两天的事,雪总是匆匆而过,难免留下一些遗憾。如果北方人想到南方看一场雪,这个愿望十有八九要落空,因南方人自己本来就很少见到雪,别说你一个北方人。南方的雪没有北方的的雪那样雄浑厚重,北方的雪就似大家闺秀一样,而南方的雪却是小家碧玉有些温文尔雅。

南方的小桥流水、杨柳炊烟,南方的小巷与屋舍,总有一种优柔与飘逸的神韵。不管南方的冬天,有没有雪,总感觉没有雪的冬天似乎缺少了点什么,总有一种心愿总有一种希望,渴望每年的冬天都能见到一场潇潇洒洒的雪,因为下雪才是冬天的标志。去年的冬天,我居住的这座城市,可谓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也悄悄地下了两场大雪。这两场大雪,开始下的时候,都是毛毛细雪,然后是雨加雪,最后才是鹅毛大雪,这时的雪像鹅毛,像柳絮,像棉团,雪下得行云流水,下得自由自在潇潇洒洒。

下大雪的时候,人们都龟缩在家里,雪却下得悄无声息,这时高山默然,溪流宁静,小巷也一片沉静,大地就像一个熟睡了的婴儿。南方的冬天,不像北方的冬天那样总是下雪。北方的雪,挟带着一股北方汉子特有的粗豪,而南方的雪,无不显示出一种婉约与娟秀。

去年冬天的大雪,曾让我的心温暖了许多,但街边的许多树,却在这场数十年不遇的大雪中,失去了生命,许多大树都枯黄了。这场大雪,街边堆满了雪,如果我还是个孩子,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可以堆雪人的机会,那怕堆一个很丑的雪人,也会让人浪漫的。

冬天用冰的冷峻晶莹诠释着自己,用雪的洁白冷艳,演绎自己的纯洁。是冬天把真实和本色还给自然,迎风独立的大树,脱尽了肥绿蓊郁叶子的遮蔽,交错的枝杆构成了大树真实的面目,变得简洁而精干。

我记忆里的冬天是寒冷的,我总是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走在上学的路上,寒风会打着呼哨扑过来,刀一样地扎疼你的脸,割疼你的耳朵,冷风会顺着你的袖口脖子或裤脚往肉里钻。我上学的时候,教室里可没有取暖的设备,窗户上的玻璃常常是坏的,风顺着缝隙往教室里钻,风刮过来时会吹得桌上的书页嚓嚓作响,坐在教室里,写字的手冻得拿不住笔,这时我们会把小手凑到嘴上哈上几口气暖暖手再写字。一到初冬,天就渐渐冷了,我往往会拿家里坏了的小铁碗,做一个小火笼,里面放上燃烧着的木炭,这样就可拿到教室里暖手。

有雪的日子,我会习惯性的站在窗前或阳台上望向远方,迷迷蒙蒙中的景物被雪雾笼罩着,带着一层灰色,一丝神秘,也就是这样的时候会有许多的往事涌向心头。

 

一场初冬的雪

 

当不断的把一件件的衣服往身上加时 ,我知道冬天已经到了。初冬,冷风总是无处不在,侵袭以及冻结着你的灵感,许许多多的爱,无意间也被冬天暂时尘封起来。初冬的雨,我是再熟悉不过,每一场雨,都会导致温度逐渐下降。我喜欢初冬深夜的雨,静谧而又凝重,缠绵而又缥缈,细细的雨声宛如天籁。初冬的寒风吹起,就连太阳都会早早的被寒风吹到了山后。刺骨的寒风,把最后几片枯黄的落叶赶得东躲西藏,无处栖身。

初冬的天气不算太冷,常常有暖暖的阳光,透过城市的钢筋水泥森林和热闹的街道,照耀在来往的人群身上,以及某些沉寂的角落。初冬的阳光,柔情而温暖,会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一个寒冷的冬天,如果没有雪,那该是一个多么单调的日子。一个清晨起来,我一如既往地推开窗,却发现窗外的景物覆上了白茫茫的一层,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银白的世界,当时感觉白得有些不真实,我真不敢相信,怎么就下雪了,现在才刚刚过了冬至。窗外,树已被积雪厚厚的雪包裹着,枝丫上已满是雪花,看上去美丽极了,真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

这是一场初冬的雪,在南方,很少能看到如此大的雪。雪随着风在空中飞舞着,满天的白色花瓣犹如上帝的恩惠。雪,是由天上降落凡间的精灵,她们一律一袭白裙,飘逸自在,跳着属于她们自己的舞蹈,把世界幻化成一片银白。

我喜欢雪,喜欢雪从遥远的天空飘洒而来的潇洒,望着漫天的飞雪,我会觉得心里很安静,很舒心。心中的愁绪会被抚慰的平平展展。 雪总以自己纯洁的身躯掩藏世间的肮脏与丑陋,把世间一切的凸凹不平填充,不论是丑的美的,高贵的还是低贱的,放眼四野,雪的世界是同样的装扮,同样的晶莹剔透,世界一下子变得柔美而高贵。

初冬的雪,有些细碎,有些晶莹,往往落地即化。冬天来了,雪就成了冬日这萧瑟风景中的点睛之笔,冬的田野就象一幅棱角分明的版画,山山卯卯,沟沟岔岔,树木房屋,高楼茅舍,城市乡村,一阵阴霾之后,雪就义无反顾地无拘无束地坠落下来,。   。
  

 


                        村庄的冬天
  

村庄,是一种温暖的存在,掺杂着无法言说的疼痛与寂寥。记忆深处的村庄,是一幅浓浓的水墨画。清脆的鸟鸣声,是村庄的心跳,池塘的蛙叫声,是村庄的脉搏,绿绿的草地和森林是村庄永不更换的衣裳。
  乡村的冬天是慢慢到来的。先是一层薄凉,告诉你该加层衣服了,接着就下一层霜,催促你,地里的活该收拾的也得加紧收拾,否则,天冷,就来不及了。男人们也开始包裹树干,让树木安然过冬,有的树木枝叶长得茂盛,就会被修剪拉回家去,留着冬日烧火。而女人们则着手过冬的棉衣,还得把萝卜青菜腌制好,准备来年食用。
  冬天寒冷,就连太阳都蜷缩在大山的背后懒得起早。村庄的冬天是温暖的,你会看到依偎在南墙根晒太阳的老人或狗,冬天的阳光是属于乡间老人的。阳光下,一张张沧桑而朴实的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对村庄而言,冬天无疑是个悠闲的假期,此时是农闲时节。夏季收了小麦和油菜,秋天收了玉米、棉花和红薯,种下小麦和油菜,冬天就是守着粮食和灶台,悠闲地过日子。一到初冬,田野上的庄稼早已拾掇完毕,秸杆被收容成打麦场上圆鼓鼓的草垛,粮食经过一番又一番的曝晒分拣,冬季前都进了仓。
  城里进入冬季,即使是零下多少度,即使下多大的雪、结多厚的冰,仍然车来车往,人来人去,大家各有工作、各怀心事,一年到头忙忙碌碌事情没完没了,对季节的更替早已不再敏感。而乡村的冬天则是另一番景象,虽然麦田仍汪着青绿,但田野里早已一马平川,看不见耕牛,也很难寻见人影,这样村庄在原野上显的很突兀,沉浸在四野的一片静谧里。这时的村庄萦绕着一种慵懒懈怠的情绪,土地似乎哈欠都懒得打一个。
  据悉,相关部门的统计数字显示,由于城镇化,每天我国都有80到100个村庄消失。这意味着,许多村庄大量旧屋闲置,村内冷冷清清、杂草丛生,从而出现了空心村现象。许多时候,我们目睹了某些村庄的消失,好像看到熟悉的老人慢慢变老,最后死亡,化为历史的尘埃。对村庄消失的挽留和眷恋,更多的是老人,只是他们已经没有能力来阻止,有的只是几声叹息而已。对家园的不舍,促使不少老人宁愿不住新房子而生活在老房子里,这样的选择也只能让村庄多停留一段时间。老人知道他们死后,村庄还是会消失的。
  随着时间的河流渐渐地风干,村庄的温馨逐渐散淡而去,村庄的眉目渐渐寂静如烟。但村庄,会窖藏成一幅最美的图画,渐渐地别无选择成为人们精神上的一种记忆。村庄作为一种永不褪色的肤色,会以诗意的字眼,频频在文人的笔下出现。
                浏览次数:616--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爱的苦咖啡
----下篇文章月饼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