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婚姻的相伴与相守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18
婚姻的相伴与相守

——一位女演员的心灵独白

口述:田妞

撰文:王文婷

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十多岁就步入了艺术的殿堂,在我二十二岁那年,爱情的春天来到了我的面前。他是一位毕业于音乐学院的高才生,高挑的个头,健壮的体魄,白净的面容,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言谈机智风趣。经过几年的热恋,我们终于结为了夫妇。婚后,为了事业,我们没有要孩子,过着和睦甜蜜的日子。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演出结束收拾乐器时,一根横木从天幕上掉下来,砸在了我丈夫的头上。他当时就昏倒在血泊中。经医院抢救,他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从此丧失了性功能。

我是一位非常推崇东方女性那种理解别人和自我牺牲精神的传统美德的女人。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我们曾经还有过甜美的热恋和几年恩爱的夫妻生活。我仍然深深地爱着他,并未因他生理上的缺陷而嫌弃他,极力克制自己内心的烦躁情绪,和从前一样对他温柔体贴,并鼓励他,开导他。

为了能治好他的病,我私下托人,寻找偏方,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明查暗访,我终于和市郊一位老中医联系上了。

这天我满心欢喜地回到家一边唱着歌一边忙着做饭做菜,我想这信息他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的,为了他,为了我,也为了这个家。

在饭桌上,我不住地往他碗里夹菜,他见我如此热情,不解地望着我。

“你喜欢我吗?”我深情地望着他。

“嗯。”他点了点头。

“那你就答应我去治病,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是一位老中医,他曾经治好过十几个病人。”我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期待,脸上热烘烘的。

他沉默着低下了头,半天才把头抬起来,用痛苦的眼光望着我:“算了吧,我……我也没什么病。”

没病?天哪!我们之间已经五年多没有过性爱生活了;我知道他是怕丑,难为情:一个大男人,遇到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好意思。

晚上,经我再三劝导,并说和他一起去,他终于答应了我的请求。

这一晚,我睡得很香很甜!

没想到,面对医生的询问,他竞一言不发,只是心神不定地坐在那里;我没有办法,只好红着脸一一向医生介绍他的病情。

可是,他已不像从前那样能勇敢地面对一切了,在吃过几付中药之后,他突然就不吃了。他说,吃药使他的精神与心境太痛苦了。

不吃药,他虽然逃避了这种痛苦,我心里却时时被另一方面的痛苦折磨着。一想到他是我丈夫,将要和我在一起生活几十年我就感到恐惧和害怕,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我发现,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越来越冷漠,对生活中的一切都失去了昔日的热情。

我仍然不泄气,我相信用自己的热情和耐心,一定能感化他;我要让他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像过去一样,风趣、幽默;让家中继续充满性情中的笑声,让我们能在一种相互理解的幸福气氛中重新生活下去。

在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那天,我早早起床,穿上了结婚时的礼服,像过节一样,上街买来了许多菜,并用电脑录音档播放出了他最喜欢听的小提琴协奏曲。我希望他在吃到这些菜时能和过去一样,脸上露出幸福的笑脸;能像过去一样,一边吃,一边往我碗里夹菜,和我热情地交谈;我希望他在听到音乐时,象从前一样,控制不住内心激情,将我高高地抱起。

“你吃呀,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蕃茄酱炒蛋,是加强维生素的。”我用筷子往他碗里夹菜。

“嗯。”他鼻孔里轻轻哼一声,也不看我一眼就将菜重新夹到盘子里。

他的举动,真像是用刀子在绞我的心,但我还是满脸赔笑。“你吃呀,这清蒸鲑鱼是活着买回来的,以前你……”

“我晓得吃,不要你做广告,我还没有蠢到那种程度!”他没等我的话说完就抢过了话头,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关掉了正在播放音乐的电脑。

“你不喜欢听?”我痛苦而不解地望着他。

“都老夫老妻了,也不怕别人笑话!”他瞥了我一眼转身走进了卧室,随手将门关上。

我痴呆地盯着满满的一桌菜,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地,想吞,吞不下去,想吐,又吐不出来,只感到心里一阵阵酸痛,且泛起一阵阵凄凉……难道是我做错了?

他变得越来越自卑了,心胸也越来越狭隘。坐在乐队里参加演出,和谁也不说话,好像害怕自己存在似的,不管是谁提到我,赞扬我,他都显得不耐烦;连乐器的调儿也调不准,伴奏时不断出差错。后来,他背着我向剧团领导递交了一份申请报告,调离了乐队,担任了门卫工作。这样,他就有了更多的空余时间;可是,这时间又成了他的负担,每天早早回到家,他就呆坐在沙发上,神思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离开乐队两个多月,他就这样呆坐了两个多月。他这样子真使我害怕……我不得不想:如果他将精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去,或许他的心情会有所改变吧?!

这天,我将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二胡拿出来,用酒精擦拭得干干净净,又从箱子里翻出他曾经使用过的全部曲谱,铺放在桌面上,只等他下班归来。

他一见到桌上的乐器和曲谱就问:“谁要来借我的乐器和曲谱?”

我心里一沉,仍甜甜地微笑着对他说:“不是别人借,是我为你准备的,听说区里要搞二胡演奏比赛,凭你过去的水平,再活动一下,去得个名次,保险没问题。”我温柔地挽起了他的胳膊。期待地望着他。

“我不去,想要我丢人啦。”他大声吼道。走到桌边拿起我擦得干干净净的二胡,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琴杆被砸成了两截,琴弦被砸断了。

我伤心极了。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好像整个房子都在晃动。我多么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我此时的痛苦心情呀,哪怕这个人是聋子,什么也听不见!

晚上,我忙完了一切家务,回到卧室,上床倚在了他的身边,深情地望着他那毫无表情的面容。

“沪生,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呀!”我一边抚摸着他的头一边轻声问。

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片刻后,用低沉的调子说:“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成这个样子。”他的下巴在微微地颤动。

“你难道不知道,你成天这样子使我多么很痛苦吗?我是你的妻子呀,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他用颤抖的声音说:“可明白又有什么用呢?我爱你,我喜欢你,可是,作为一个男人,我已经丧失了一个男人最宝贵的本能与能力。你就相信我真的愿意这样吗?我每次对你冷淡,我知道你都不高兴,可哪一次,我又睡得安稳?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是对不起我自已呀,我的身心已经早就崩溃……已经不能从精神上把握自己了呀!”他的声音抖得越来越厉害,像小孩子做错了事情似地,竟放声痛哭起来。哭声撕扯着我的心肺,哭声撞击着室内的一切,就像一位失去了儿子的男人在哀鸣。我紧紧地将他搂到自己的怀里,也跟着哭了起来,两种哭声交织在一起,使室内充满了一种悲凉的气氛。沪生,你真苦呀!你真苦!我不怪你,我没有怪你,我爱你,你永远是我的丈夫,我永远是你的妻子!我只希望你能振作精神,好好生活,和从前一样!

我轻轻地用手抚摸着他布满了泪水的脸,在一种凄凉中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幸福时刻。

“沪生,我们一切都从头开始好吗?”

“嗯。”他轻轻地抚摸着我,深情而坚定地答道。

第二天,我还没有起床,他已经将早点送到了我的床前。

这是他病后第一次如此主动地关心我。我望着他期待的目光,顾不上还没有漱口,就吃了起来,吃得很香很美,吃了很多很多。

然而,我没有料到,好景不长。他心理状况已经变得非常的脆弱,竟然经不起一点小小的刺激。

有天晚上,我和他一同躺在床上看电视。

这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对年轻恋人接吻做爱的镜头。他突然惊叫一声,抱起床上的被子,发疯似地逃出了卧室。

这一夜,他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从此以后,他害怕进卧室。

我们不得不分床。

每天晚饭后,我早早漱洗,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将门紧紧关上,浑身瘫软地倒在自己的床上。

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晚,我只能在孤独和寂寞中辗转反侧于床上。我多么希望我的丈夫能敲响我的房门,给我一点爱抚,哪怕是一点点精神上的安慰和理解呀!但,这只是我的幻想与梦求。

门,永远严严实实地闭着。

有天晚上,我演出回来,洗完澡,和他同睡在一张凉席上,望着他,我实在觉得闷得慌,就想和他说一说话。我讲了半天,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抓起枕边的一本书,读了起来。见他这个样子,我真想哭,却又不敢哭,那样会深深地刺伤他的自尊。我只好站起身来,走到凉台上,将腿搁在横栏上,拼命地压,直到浑身无力,才放下来。我希望人累一点就能入睡,而睡意并未因我的疲倦就如愿降临。我只好低声练习刚学会的唱腔,一边细声哼唱着,一边羡慕地俯视路灯下的行人……夜深了,街上行人渐渐稀少,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我只好仰望天上的星星,象咿呀学语的小孩,数呀数,直到嘴皮子发酸……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但不这样,时间该怎么过,心中的沉闷怎么能散去!

我感觉自己是在守护着一位年迈老人在过日子。那么,我就甘心于这种生活吗?

我毕竟是有血有肉的女人。我不止一次地想到离婚,我的知已朋友也不止一次地劝我离婚。我相信,凭我的相貌和名气要找一个男人并不难,但离婚的念头,往往只是转瞬即逝。因为我怀念我们相恋和婚后那些甜蜜的岁月。而我想得最多的还是他,他的身体已越来越不好,尤其是肝脏,常常使他显出一些可怕的症状。我若离开了他,他承受得了吗?也许他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就是得神经病,一条就是死。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忍心,眼泪就止不住地淌。我只能守着他,他活一天,我就守一天。我只希望能在平静中维持这个家,伴他度过这一生的时光。

然而,就在这时,另一个他的出现,打破了我生活中的一切宁静。

在一次演出结束后,我正在后台卸妆,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找到了后台,他激动地对我说:“太棒了,你的唱腔,是我听到的最好的唱腔,字正腔圆,音色也甜。”

我见过不少待我热情的观众,对于这一切,并未在意。谁知,从这以后,他每天都来看我的演出,每次演出结束后,都少不了到后台,对我当晚的演出作一番认真的评价。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某大学一位专门研究戏剧的教授。

有一天,他送给了我一个小本本,上面写满了我在省广电台与网络上传播演唱的曲目、播放时间,每段唱腔后都工工整整地写有一段几百字的评语。

我被他的举动感动了,渐渐和他友好起来。

每当我听他分析我的唱腔时,我都在想这要是我丈夫该多好啊!   

我真感到害怕,因为我发现自己竟有点离不开他了,和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变得年轻了漂亮了,也不孤单了,浑身的血液就沸腾,连我的丈夫也忘记了。

有一次,我终于向他倾吐了我丈夫的病和自己十多年来所承受的一切精神上的磨难。当我吐完了自己的全部苦衷后,心里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因为这是十几年来我第一次向一个异性朋友表露自己的隐私。

他沉默了。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滔滔不绝,过了很长时间,他才用低沉的声音说:“你过得真苦,需要我帮你吗?”

我心里一阵慌乱,一阵温暖,我多么想说“好啊”,可话到嘴边却无论怎样也出不了口。我的心砰砰地跳着,就像当初我丈夫第一次对我说“我爱你”时一样。我惊恐的眼睛偷偷地望着他,感觉到他似乎就像一个“幽灵”,又像一个看不清面目的“魔鬼”。那一刻,我真希望他走,真希望自己快点回到自己的家……我无声地站起来,像一位罪犯似的逃离了他。

到家时,已是十一点多钟,他已经在客厅的凉席上睡着了。我站在那里望着他,眼泪像止不住的泉水哗哗地涌了出来,一股强烈的负罪感油然升起,我凭什么向另一位男人倾吐自己的隐私,那不等于就是出卖自己的丈夫吗?不错,他是有病,难道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为了寻找自己的幸福就完全置夫与妻的道德不顾,抛弃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多年的他?那我还是人吗?……的确,任何爱情也经受不了婚姻的磨砺啊;但是怎么能忘了我们的责任呢?!婚姻其实就是一个漫长的维持过程,要求人们一对一终生地相伴相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是爱与情的浪漫传说,而是过来人的真实写照……我被一种思路唤醒着,无法入睡。

我茫然中下床站起身来,走上凉台,困惑中望着黑茫茫的夜空、空荡荡的街道、孤零零的路灯……我的思路霍然开朗:这夜空、这街道与这路灯不也是一种永远的、神秘的亲密相伴吗!其实,我与沪生的婚姻就是两个人永远呆在一起,无论过程与未来是好还是坏,这是一种永远的、神秘的亲密相伴。因为婚姻有着她最高贵的目的:婚姻是生命的方式而不是感情的目的,是生活的和谐而不是欲望的信仰,是你我的忠诚而不是彼此的算计……。
                浏览次数:650--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婚与爱不是100比100
----下篇文章爱情我们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