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蜘蛛侠的E-mail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18
蜘蛛侠的E-mail

王志成/译

“侠主”的请柬

刚上班的麦可,便习惯地打开电脑接收公司的电子邮件时,其中接到一封红色警报信号的E-mail,这封电子邮件的封面是蜘蛛侠画面,收信人名字却是麦可的女秘书安迪小姐。

“我的信怎么会寄到你这里来呢?”漂亮的安迪小姐觉得很奇怪。她夺来老板手中的鼠标,打开蜘蛛侠画面的E-mail,信上这样写着:“蜘蛛侠党派举行首届安民除害秘密会议,地点在亚瑟旅馆803号房间,时间是10月3日晚上9时整。你必须穿上全套的蜘蛛侠服装,戴上假面具出席。”信末的签名是“侠主”。

“谁写来的?我认不出是谁的笔迹。”安迪似乎在自言自语。麦可问:“去吗?”

安迪想了想,说:“我当然要去的。你也要去,这封电子邮件的下面,有一附言:必须拖你的老板同来,要同样的打扮。”

“谢谢你,可是我不打算去。”

“为什么?”

我如果与一个漂亮的女人形影不离,这难免会引起我妻子的愤怒。”

“懦夫!”

最终,麦可还是决定和安迪一起去了。

精心策划的“谋杀游戏”

亚瑟旅馆803号的房门上写着:假如你是蜘蛛侠,请进来!

门没有锁。他们推门而进,里面漆黑寂静。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安迪嘻笑着问。“我会指点你的。”麦可鼓起男人的勇气说,“让我们先设法跳出这个黑暗的地狱。”

麦可小心地用手摸索着前进,胆战心惊的安迪紧随着他。麦可叫了一声:“什么东西?满地是枕头、座褥、家具……”

“麦可,你在哪里?”她问。“在疯人院中。”他幽默地回答。

突然,房间中的灯亮了,满室都是奇形怪状的蜘蛛侠服装、假面具,还有怪笑声,眼前一片迷乱。他俩正在惊讶之际,“蜘蛛侠”们拉下了面具……”

“姐姐,你们也在,”安迪欣喜地说。

“安迪,你好。苏珊,你还记得我的妹妹安迪吗?”安妮问旁边的女友。

“安迪,是你!”苏珊脸上堆满了笑容,迎上来说,“安妮,安迪的衣服好漂亮!”

“她现在不再是安妮了,苏珊。现在该称她为约翰太太。”

“噢,你结婚了?还没有请我吃喜酒呢。”

“我是让这个男人强迫又欺骗了,他对于每一个初见的女人都想骗到手。约翰,来呀,别再向艾丽丝献媚眼了。”

约翰的眼睛是蓝色的,脸被太阳晒成棕黑色了,嘴角上不时地带着笑。他是够安妮难受的。他对安妮不屑一顾,却在安妮的女朋友艾丽丝面前献殷勤。

“麦可,来见见丹尼尔夫妇。”安迪拉着麦可来到丹尼尔与艾丽丝身前介绍说。

奇形怪状的蜘蛛装饰和酒味烟气,充塞了整个房间,满地都是杂物和被推翻了的家具。

苏珊说:“这房间怎么搞成这样?”“这可花了我一整天的时间呢。”安迪不无自豪地说。

“唔!原来是你开的玩笑。”麦可苦笑着。

安迪说:“我们现在来玩一个‘谋杀游戏’。选一名游戏的主持人和一名破案的侦探。”

选举结果,苏珊当了主持人;麦可则是扮侦探的最佳人选。

苏珊开始行使“职权”了:“现在我发给你们每人一张牌,拿到黑桃A的别声张,因为你就是‘凶手’。大家面对墙壁站着,互相离开些,不要太接近,眼睛都闭上。好,现在拿到黑桃A的‘凶手’悄悄地走出来。”

“不行,”约翰说,“你已看见‘凶手’是谁了。”

“对啊,灯还亮着呢!”艾丽丝不高兴地说。

“没关系,我是局外人。墙边的人闭起眼睛,不要讲话,麦可先生是很敏感的,从讲话的声音,他可以判断出谁是‘凶手’。

“请‘凶手’注意,在厨房的桌上,有一副面具、一只电简和一把切面包的刀,你拿了它们悄悄地回来,选一个被害人,除了麦可,因为他必须活着破案。”

麦可问:“这把刀有什么用?把我的兴致都吓跑了。”

“噢,刀不过是用来增强游戏中的恐怖气氛而已。”安迪说。

苏珊接着说:“‘凶手’先生,你只要轻轻地拍‘被害人’的肩头,这时‘被害人’就会立刻回身跟‘凶手’到厨房去。好,开始!”

假游戏变成真凶杀

灯灭了,室内一片漆黑。麦可情不自禁地违犯了规定,张开眼来偷看,但什么都看不见。

“停一停。”苏珊突然说道,“‘凶手’,我忘了告诉你几件事,假定‘被害人’已被刺死了,你回到这房间里,站在原来的位置,不要发出响声;万不得已时,用电简亮一下,然后把电简、面具和小刀丢在房间中央。下面开始。”

过了不久,传来一声惨叫声。“啊,什么?”有人在说。

“那是‘被害人’在厨房中被杀了。”

又过了一会儿,象是面具等物丢在房间中央的响声。“‘凶手’,你好了吗?开灯了。”苏珊说着随即开亮电灯。

“现在约翰失踪了。”安妮笑着说。

“可怜的约翰‘死了’。”丹尼尔说。

“等一等,”麦可说,“艾丽丝怎么也失踪了?”

“整个游戏都完了。”安迪懊丧地说。

“让我们来设法补救这件奇案。”苏珊提议,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家一齐拥出了房门,踏进厨房。苏珊冲在最前,只听她“啊”的一声惊叫,向后倒去。大家见约翰卧在血泊中,喉管已被割断了。

假游戏变成了真实的凶杀案……大家都慌了。麦可立即打电话给他的父亲罗比警长。

“啊,麦可。”苏珊禁不住在颤抖。

“苏珊,扮凶手的人离开墙边时,灯亮着,你看见是谁呀?”

苏珊惊慌地说:“艾丽丝是扮凶手的。”

“你胡说。”丹尼尔急叫了。

看来艾丽丝有凶手的嫌疑,她杀了约翰,然后逃走了。但是门是在里面闩上的,要是从窗口逃走,除非艾丽丝是长了翅膀,才能飞出去。

结果麦可发现,艾丽丝并不是逃走,而是被关在走廊内的小房间中昏过去了。

罗比警长带了探员赶到时,艾丽丝已被救醒了。

麦可对他父亲简要地说明经过情况。

情恨爱仇中的女人们

“好,我们来研究一下。”罗比说后转对艾丽丝,“夫人,当苏珊熄了灯,你到厨房里去时,发生了什么事?”

艾丽丝抽泣着低声说:“我刚走过走廊,摸索着路,突然有人从后面伸过手来,捂住我的鼻和嘴,我被吓昏,以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麦可镇静地说:“那个真正的凶手,在苏珊刚关灯后,就是艾丽丝还在听苏珊最后补充的时候,他偷偷地溜出会客室,埋伏在走廊里……”

“或者还预备重重地打她一下,”罗比点着头说,“可是艾丽丝已经晕了过去。”

罗比警长沉思着说:“而后那个真凶手把约翰带进厨房,下毒手把他干掉。当然,约翰还以为是做游戏呢!但是艾丽丝受到袭击以后,凶手把她拖到小室中去,难道就没有声音吗?”

苏珊说:“警长,自从关灯以后,就没有一点声音。我听见的第一声,是约翰在厨房中的惨叫;再后来,只听见凶手把手电筒及面具等东西丢在房间中央的声音。”

“呵,这怎么可能?”麦可说。

“可能的,”罗比突然问,“我想知道你们互相间的关系。约翰与艾丽丝是什么关系?”

“约翰和我毫无关系。”艾丽丝跳起来自辩。

可安迪说:“约翰是个会爱上他所遇见的任何一个女人的人,他甚至曾经骚扰过我……”

“你!?”安妮疑惑地望着她的妹妹安迪。

“是的,他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我……”安迪的眼睛向艾丽丝喷出厌恶和轻视的火焰,“但是艾丽丝,你不觉得他可恶吗!”

艾丽丝也同样回报她一眼。

“你同他度过了四个周末假日。那天晚上,就在宴会上,你们俩溜出去,以为我没有看见,你们拥抱着……你要求他和你结婚。”

“卑鄙的东西,出口伤人。”艾丽丝说。

“我听你说的,你说假使他和安妮离婚,你就和丹尼尔离婚。约翰笑了,不是吗?”

大家都被安迪的话吸引住了,不禁都回过头去盯着艾丽丝。

丹尼尔说:“安迪,我还从来没有把你被约翰强迫作爱的事说出……”。正说着,安迪两手捂着脸开始呜咽了。

“夫人,你丈夫这些事知道吗?你知道以后怎么样了?”罗比同情地问安妮。

安妮咬了一下嘴唇,说:“我知道的,但我是个懦怯的人,我只能默默地恨。”

警长也束手无策

罗比建议他们再来重演一下刚才的谋杀游戏。

“灯亮的时候,苏珊吩咐游戏中的‘凶手’,艾丽丝象刚才一样走出来。”麦可说道。

艾丽丝走出来,慢慢地穿过杂乱的椅子,在走廊的门口站定。

“关灯前,艾丽丝站在那里听苏珊指示她到厨房里去拿面具、电简和刀,对吗?”

“不错。”“熄灯吧,麦可。”

黑暗笼罩了全室,墙边有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整个房间寂静无声。

稍过片刻,麦可说:“当安妮叫艾丽丝停止,再加几点补充的指示,这时房中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凶手一定趁机偷偷地溜出去,穿过苏珊和艾丽丝的身旁,到走廊去埋伏着等待艾丽丝。然而……”

灯突然亮了。

“说得很对。”罗比说。“然而怎样?”

“然后在这样漆黑的房间里,地上横七竖八地乱堆着家具、杂物,凶手怎能无声无息地走出去?”麦可表示怀疑。

“我知道了,”罗比说,“因为熄灯后,如有人在这黑暗中走过,都免不了发出很大的声音;当时没有响声,这说明没有人走过。”

“那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大家问。

“我们只知道一个人走出会客室;就是苏珊在熄灯前看见艾丽丝已穿过了房间,站在门口处了。”

艾丽丝急忙辩白:“噢,不是我,不是我。”

“夫人,是你。你的确走进厨房,拿了刀,面具及电筒,回来把约翰带进厨房杀了……”

“然后你再轻轻走进小房间假装昏迷,等他们找到了你,你就编造故事,说被别人吓昏在走廊中。

“爸爸。”麦可叹着气说。

“嗯?”罗比觉得很不高兴,语气也变得蛮横了,“麦可,我说错了吗?”

“今晚这些人中,只有艾丽丝不可能杀死约翰。因为我们确实听见凶手把电筒等物丢在房间中央的声音,这是谁呢?可以推知,一定是真正的凶手。因为苏珊立刻就开灯,假使出来的是艾丽丝,她绝对来不及走进那间小室的;假使艾丽丝是凶手的话,她一定也象我们一样地站在墙边。但是她根本不在会客室,我们在小室中发现了她。所以她的确受到袭击。她是昏迷了,所以她不可能杀了约翰。”

“那么是谁呢?”警长罗比也蹙起了眉尖。

不容置疑的合理解释

“凶手是个必须能在黑暗中安闲地绕过这些障碍,无声地走出会客室的人。”麦可的语气显得非常坚定,使人不容置疑。

“那怎么解释呢?不可能的,有人走过总会碰到东西,发出声音。”

“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能够走过间房间,而不被家具杂物绊跌的人,只有筹划这次阴谋,布置这个混乱环境的人;就是说,这件事不是偶然的,是有计划的阴谋。凶手一定在黑暗中试走过多次,经过许多练习,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黑暗中溜出会客室。安迪,你不是告诉我们,你一个人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布置好会客室的吗?”

“啊……”这次轮到安迪惊叫起来。

麦可紧紧地握住了这位女郎的手说:“你觉得必须向侮辱你和你姐姐的人报仇吧,于是精心导演了这一幕谋杀游戏。是吗?安迪。”

安迪终于瘫倒了。

 

译据美国杂志《北美刑侦与警事》2015年6月号

原文作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行为心理学教授、侦探专栏作家克莱夫·史立
                浏览次数:581--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十年苦相随,大山见证最美爱情
----下篇文章属猫的女人有爱无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