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来自伊拉克不寻常的家庭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18
来自伊拉克不寻常的家庭

王志成/译

珍妮·黄和丈夫罗森斯·亨利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奥克兰城的一幢小公寓里,两人确信他们是当地姐弟式夫妻最美满恩爱的一对。尽管他们结婚已三年,可每当珍妮·黄看见罗森斯走进房间时,她的心还会像初恋时那样怦然跳动,罗森斯自然也对太太百般疼爱。他在一家军需仓库任职,碰到被派往外地出差,他每晚总要给妻子写信,每到一处,也忘不了买些小礼物寄给她。

在罗森斯送给珍妮·黄的礼物中,不是芭比娃娃卡通娃娃就是娃娃们的可爱用品。罗森斯知道:他们夫妻最喜爱孩子也最想有他们的孩子,但是珍妮·黄已经不能生育了……正因为如此,深爱罗森斯的珍妮·黄最喜爱也最珍惜这些“孩子礼物”了。

“孩子礼物”的相爱奇缘

说起“孩子礼物”,珍妮·黄和罗森斯还有一段相识相爱的奇缘故事:那是2003年圣诞节下午,奥克兰的一家超市正在销售能说会唱又善于跳舞的爱莉娃娃,当珍妮·黄赶到时,竟与一位男士同时抓着那个爱莉娃娃,“今天到货的爱莉娃娃已经全售完,只有这一个了!”售货员说。

珍妮·黄和罗森斯抓着这个俏丽可爱的爱莉娃娃,面对面相持时,瞬间罗森斯腼腆中松了手,“售货员,这娃娃我买了。不过,我是送给这位女士的!”罗森斯说着就掏出200美元付了款。“这娃娃是我的,我买……不,不,我不能让你付钱。”珍妮·黄一时慌乱了。走出超市时,珍妮·黄执意请罗森斯喝咖啡,于是他们俩一同进了哈曼海上岛咖啡厅……

当时,29岁的罗森斯,是海军陆战队的大尉军官,他曾经有过一次婚姻,三年后分手一直单身,他在军军情处任副处长一职;那天他打算买爱莉娃娃是送给独居的姐姐的。34岁的珍妮·黄也坦然向罗森斯吐露了自已:二十年前我从中国广州来到美国留学,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不久,与伊拉克驻美国大使馆的武官比克·阿姆斯壮有过十多年婚姻,有一个10岁的女儿露西,但是在美军对伊拉克开战前,阿姆斯壮被迫与我离了婚,当时就被遣返回国,阿姆斯壮决心带走露西……与他们父女分别的最后晚餐我喝酒醉了,恍惚中我撞倒在桌角处满嘴吐出鲜血还有牙,露西眼泣着泪水默默捡起我那颗血牙……从此我与他们父女断了任何音讯。半年多来我太想女儿了,每天都在想,因为我不会再有孩子了,生育露西时我难产做了一个大手术……今天是国际儿童节,我依旧要给女儿露西买这些礼物,否则我就难于入眠。“我的女儿露西很可爱,”珍妮·黄撩了一下额发,“与我一样,她的左眼眉上也有一颗碗豆大小的粉红痣……”

从哈曼海上岛走出时,珍妮·黄和罗森斯已经相识相爱了。

远落伊拉克的牵肠挂肚

2004年元旦,珍妮·黄和罗森斯结婚了。婚后,他们相敬相爱的姐弟情爱一直在同事与朋友们中传为佳话。

2012年春,美国在伊拉克全部撤军后又在伊维持庞大的外交存在,罗森斯被派到美国驻伊大使馆任军情处长,要在那里的一所新设置的国际军情处工作一段时间。这一次分别的时间很长,相隔得又是如此遥远,他们只有通过鸿雁传情。在第一封回信中,珍妮·黄就嘱托罗森斯要留心找到她的女儿露西,并告诉他露西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起初,罗森斯不时地寄来一些当地出产娃娃的小礼物,珍妮·黄总是将这些东西细心地收藏在装饰架上,每天晚上只有瞧上几眼,她才能安然入睡。

但慢慢地,罗森斯的礼物寄得少了,珍妮·黄并无怨言,她心里明白:寄这些国际邮包可是要花上一大笔钱,何况是远在战争后期的巴格达,丈夫一定是在攒钱储蓄,以便有一天能买一幢自己的房子,这是一个他们憧憬已久的晚年梦想。

孤单寂寞的日子,过得格外缓慢而无聊,珍妮·黄度日如年,眼巴巴地盼望着罗森斯的归期,也期盼能得到露西的音讯或是找到她。可每次,当她预料罗森斯该回来时,他总是来信说必须在那里再呆三个星期,或者再呆—个月,要不就是“再过两个月就可以回来了”至于露西的音讯,罗森斯在信中说巴格达相当混乱,每天无辜死亡与出逃避难的人们很多,当地人也特别仇视美国,根本没有办法寻找一个曾经旅居美国的伊拉克女孩子……。

现在,罗森斯离家已近两年了,信却越来越少;也没有女儿露西的任何音讯。牵肠挂肚的珍妮·黄,心中不免嘀咕起来:为了省钱,不寄礼物尚可理解,可几块钱寄封信也要省吗?

乞求原谅的巴格达婚变

又经过数月的音讯杳无后,终于来了一封信:“亲爱的珍妮·黄,我实在是对不起你,我多么希望能有更体恤你的方式告诉你,我们今后不是夫妻了……希望你多保重……”

罗森斯还在信中告诉她,他已通过通信的方式到宾夕法尼亚州府去办理离婚手续,他已经和派到他住所做勤杂工的一个伊拉克女孩子结婚,那女孩子名叫苏珊拉,她的家与家人生命全在美军飞机的轰炸中毁灭了,走投无路的苏珊拉,悲痛哭泣中长时间跪着向罗森斯求嫁,这样她才能得到美军大使馆的一份勤杂工作,于是才能够生存与保命,她今年才20岁……

然而,珍妮·黄看完信后并没有恨罗森斯,也许因为她对罗森斯爱得太深,从而有种欲罢不能之感,想恨也恨不起来。珍妮·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尽量从罗森斯的角度去想象当时的情景:一个孤单寂寞的男子,在异国他乡无人为伴,加上那女孩以命求嫁,在罗森斯善良无策的情形下答应了这个伊拉克少女。但是珍妮·黄依然相信:和自己深爱并一起生活三年的丈夫一定还是爱她的!她在心里仍然期盼着,总有一天,罗森斯还会回来的。她写信给罗森斯,要求他和她继续保持联系,她想知道他现在的生活情形。

罗森斯果然来信了,他除了乞求珍妮·黄的原谅外,还解释说,他未能熬过那长长的寂寞的日子,而做出了对不起珍妮·黄的蠢事——苏珊拉怀孕了,他不能扔下她不管。后来,罗森斯又写信说,他的儿子马可在2013年春出世,紧接着2013年底又生了一个女儿琳达。

珍妮·黄闻知此讯,也买了礼物去寄给那两个小孩,她与罗森斯结婚多年,一直盼望孩子而未能生育,在她的内心里,有一种她无法抗拒的情感在涌动,她觉得应该为这两个孩子的出生感到高兴。

爱情与良心的伟大承诺

远在伊拉克的丈夫有了两个孩子后,珍妮·黄以东方女性特有的胸怀,主动写纷纷给罗森斯的信更多了,一是叫他要多关心孩子,二是要罗森斯多体谅苏珊拉的不容易……到了2014年初,珍妮·黄收到了那封可怕的信:罗森斯得了淋巴癌,不久将会绝别人世。他最后的几封信里既充满了思乡之情,又充满了忧愁,这忧愁并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苏珊拉和他那一双嗷嗷待哺的儿女。

接到这一不幸消息,珍妮·黄不但没有幸灾乐祸,反而忧心如焚,这毕竟是她用生命爱过而且现在还爱着的男人啊。此刻,她觉得,她可以送罗森斯最后一件礼物,那就是给他中国女人固有的贤惠安心——她写信告诉他:她可以收养马可和苏珊拉,并决心在美国的奥克兰将他们抚养成人。

2014年3月,罗森斯在远离故土的巴格达告别人世。过了一个多月,苏珊拉一直不肯放那两个孩子到美国来,她在这世间的惟一所有就是这两个孩子。可是,他们跟着她,除了过贫困、被奴役和绝望的生活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珍妮·黄自然明白,自己已经年近50,要替一个3岁的女孩和一个4岁的男孩尽母亲的责任无疑是很艰苦的。但是珍妮·黄的良心不允许她违背曾向罗森斯许下的诺言,仍然一次又一次地写信坚持她的诺言:虽然罗森斯已经去了天堂,但是我珍妮·黄依然爱他,也爱他的孩子……尽快让那两个可怜的孩子到美国来。接到信的苏珊拉知道:这是一个中国女人在美国的伟大承诺。

2014年8月,苏珊拉终于痛下决心,依依不舍地将马可和苏珊拉送上了前往美国的客轮,让他们去投靠“亲爱的美籍中国母亲”。

美伊战争孽造的奇特家庭

珍妮·黄在码头将面黄肌瘦、怯生生的马可和琳达接回家,她未曾想到的是,已经4岁的女孩琳达,她的相貌竟然很像珍妮·黄的女儿露西……。同时让珍妮·黄烦心的是,在罗森斯死后,两个小孩已将过去学会的一点点英语都忘了,她必须从头教他们开始。不过,马可和苏珊拉都学得很快,不久,他们眼神中的恐怖之情消失了,脸也胖了起来。两个小家伙活泼又伶俐,使这个一度沉寂的小公寓重新又充满了欢声笑语。珍妮·黄下班之后,马上赶回家,这是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形,甚至帮助那个保姆做饭也变成了一件开心事。

然而,远在伊拉克的苏珊拉却又陷入了另一种空前未有的失落中,她的来信总是令人神伤,“阿姨,请你告诉我孩子们的情况怎样,琳达、马可哭了没有?”珍妮·黄从苏珊拉那流利的英语信文中,似乎看到了一些很熟悉的词句……难道是女儿露西……?这一念头容不得珍妮·黄相信,她立即否认了。但是她也从信中看出了苏珊拉内心的寂寞和对亲生骨肉的思念,而珍妮·黄自己是深知思念孩子那种寂寞的滋味的。她觉得必须把孩子们的母亲也接到美国来。

决心已定,她便开始行动了。可苏珊拉是伊拉克公民,由于美伊战争遗留至今的原因,美国每年对伊拉克移民的数额相当有限,等着的人也多的很,要很多年之后才能轮到苏珊拉。珍妮·黄开始奔走四方,向所有认识的朋友求助,幸好一家报纸报道了珍妮·黄的故事,有关方面破例给苏珊拉发了护照。终于2015年6月中旬,苏珊拉获准来美国。

2015年6月18日,珍妮·黄前往纽约迎接那位从未谋面的伊拉克女人。当飞机抵达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时,珍妮·黄的心里突然掠过一丝惊恐:如果她看见那个把罗森斯夺走的称得上是自己情敌的女人,竟然恨起她来,那该怎么办呢?

机舱门开了,最后下机的是一个非常瘦小的年轻女子,珍妮·黄起初还以为她是个“少女”,那“少女”站在那里,手握着栏杆,眼里惶恐不安,一副孤苦无助的模样。珍妮·黄突然觉得,要是自己也有些害怕,苏珊拉一定会惊恐得不能自持了。

在瞬间的迟疑后,珍妮·黄高喊了一声苏珊拉的名字,那“少女”便匆匆走下扶梯,当那“少女”走近时,珍妮·黄突然惊愕了——天啦,她的左眼眉上怎么也有粉红痣?是我的女儿?!……对,她就是露西!珍妮·黄几乎要晕倒了,她立即定了定眼神。那“少女”也停止了脚步,片刻后她涨红着脸双膝倒地跪在珍妮·黄面前,“妈,妈妈,我对不起你……”

珍妮·黄好一阵呆神之后,踉跄着跨前一步伸出双手拉起那年轻女人,这时她“哇”地嚎哭着投入珍妮·黄的怀抱,极其伤感中嘤嘤地抽泣起来。当她们母女俩互相拥抱在一起时,珍妮·黄问:“露西,我的女儿,你的名字怎么又是苏珊拉了?你爸爸阿姆斯壮呢?”“为了隐瞒身份,避免伊拉克人对我们旅居美国的歧视,战争前回到伊拉克时,爸爸就为我改名苏珊拉了;后来,美军进军巴格达前飞机轰炸时,一颗炸弹落在我家的屋顶上,爸爸炸死了,家也没了,幸好当时我在朋友家……”女儿诉说着。

在母女俩的哭抱中,珍妮·黄偶然摸到女儿颈间用红皮绳系的一个白色物体,像一颗玉,又像石,也像一粒小小的蒜。她问女儿:“这是什么?”“妈,你忘啦?这是我们分别时你喝醉酒碰掉的一颗牙,我捡了你的那颗牙戴着,这么多年一直在摸着它想念着你,一直铭记你生我养我的母爱之情……”

“哦……,那我今后怎么与你和你的孩子相处呢?”珍妮·黄这时茫然了。“唉,反正我是你的女儿嘛,马可和苏珊拉自然是你的孙辈了,至于罗森斯……那是该死的战争给我们造成的罪孽!但是他值得我们敬爱到永远的男人!”女儿苏珊拉坦诚地说。

“对,我们要永远爱他……”这时珍妮·黄的心中突发奇想:“以前,我祈祷罗森斯回来,现在他真的回来了——藏在他的一双小儿女和他所疼爱的女儿苏珊拉的形体里回来了。上帝啊,求你帮助我,教我依旧爱我的女儿与她的儿女吧。”

如今,苏珊拉和她的儿女仍然住在珍妮·黄的小公寓里,他们一起组成了一个奇特而且和睦的家庭。

 

译据美国杂志《真相》2015年8月号文章题:来自伊拉克不寻常的家庭

原文作者:《纽约时报》资深记者罗伯特·芭芭拉
                浏览次数:582--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我的一曲婚外旋律
----下篇文章持久婚爱的“哈佛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