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新婚情侣抗洪奇遇!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18
新婚情侣抗洪奇遇

刘树英/译

前所未有的倾盆大雨已经连续下了五个多小时,一辆豪华福特汽车在澳大利亚菲茨罗伊河岸吃力地爬着,上面坐着我们的主人公休伯特和他的情侣凯思琳,他们是6月9日伊丽莎白女王诞生日在家乡罗克汉普顿举行婚礼后,又驱车到州府布里斯本度蜜月去的。

这对情侣都沉闷地坐着,没有表情,纹丝不动,袭扰他们的不仅仅是倾盆大雨的哗哗声响与车子触到坑洼地时的颠簸,还有车内收音机播出菲茨罗伊河可能泛滥的恐惧消息。

洪水肆虐新婚情侣

休伯特任凭车前窗被蒙上浑然不止的水雾,初有妊娠的凯思琳抱着她的宠物福克斯被汽车摇来晃去。福克斯是一只珍贵的南澳金眼圈袋鼠,是休伯特两年前相识凯思琳时送的礼物,也是他俩爱情的见证。

这对新婚情侣的目光似乎穿过遥远的荒野一直看到了布里斯本,那是他们久已向往的热闹大都市,想着几个小时后他俩即将实现的甜蜜之旅……

突然“轰隆隆——”连声巨响压顶盖来,那轰隆声如五雷轰烈响彻云霄,只见排山倒海的洪水从菲茨罗伊河上游奔来,瞬间压向河岸,又淹没荒野……

凯思琳惊叫一声扑到休伯特怀中,这时汹涌猛冲的洪水已经淹没了车轮,休伯特惊愕中想停车,但是洪水迅即吞没了车头,发动机“呼——”地熄灭了;休伯特连忙想打开车门,但是打不开,“宝贝,你别怕,我们必须到车顶上去!”休伯特放下凯思琳,用尽全身力气撞开了车门,“宝贝——”、休伯特刚回头叫凯思琳时,“咣!”车门又被洪水关上了,他回过身说:“宝贝,不要怕!我再把车门顶开时,你迅速爬上车顶!”休伯特又用尽全身背力顶开了车门,洪水象野兽一样倾泄车内,“快!宝贝——”;凯思琳激动了,连忙冲到车门口,休伯特用手托上她的右脚,“抓住车前灯,上——”凯思琳终于上了车顶,接着休伯特也爬上了车顶;这时,洪水象千军万马一样呼呼地吞没了整个世界。

突然,车门前洪中出现一个旋涡,福克斯窜出水面跃上了车顶,凯思琳欣喜万分,一把抱起水淋淋的福克斯,“哎哟——福克斯,你的后腿怎么啦?”休伯特一看,这只袋鼠的右后腿血肉模糊,一定是在车内灌水中受伤了。

在车顶上,休伯特紧紧搂抱着凯思琳,他们就象站在大海中的一片树叶上。

凭据爱情决战洪水

洪水不断地涌入车厢,车顶开始倾斜了,四周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这时,休伯特掏出上装内衣口袋里的手机,他立即拨打了全澳急救电话:“000”;他又拨号上网准备求救“106”时,手机却突然停机;接着他又耐心地多次拨打手机,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可能是手机进水的缘故。

面对茫茫的洪水,休伯特深深地热吻了颤抖中的凯思琳,他希望给予她爱情的真挚激励:“亲爱的,我们今天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我们已经陷入了狂野万恶的洪水之中;但是,我们必须要以爱情力量求生,一同壮起胆量来奋斗,一同努力摆脱它!”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凯思琳紧搂着福克斯说。“亲爱的,你看,前面有座小山坡,”休伯特右手指向左前方,凯思琳看到约一英里外的洪水中有一座灌木林山坡;“我们必须游到那里去!”

“等一下,我去想个办法!”休伯特说着就从腰带上解下旅行刀,一跃跳到水中,他试着吸了一口气就钻进了水中的车内;不一会,休伯特抱着气垫椅座从车内浮出水来,又爬上了车顶。

休伯特打开气垫座的进气孔,鼓足了气对着气孔吹了又吹,然后拧死气孔后说:“亲爱的,你在水中游行利用它可以省力许多的!”凯思琳看着眼前英气勃发的丈夫,激动中含着热泪说:“亲爱的,你为了我,我也为了你,我永远爱你——”凯思琳说着抱上丈夫就是一阵热吻,“我要一定奋力游到那座小山坡的!”然后她抱起气垫座纵身跳进浑色的滔滔洪水中,接着休伯特也跳下水大喊:“凯思琳,我也永远爱你!”

他俩一边游,一边回头看,看着几乎被泡在水里车顶上的金眼圈袋鼠福克斯正在转圈哩,接着它“啾啾”几声,拖着受伤的右腿也跃下水了,紧接着一个飞窜就赶上了凯思琳。他们凭据爱情的热情与求生的强烈欲望向大洪水深处游去。

夫妻惊遇咸水大鳄

但是,二个新婚情侣面对的不是一般的江河大海,而是汹涌澎湃的泛滥洪水,他们很快就累了。丈夫休伯特边游边鼓励凯思琳,凯思琳则怜惜地把福克斯放在气垫座上,她一手扶着气垫座,另一只手与双脚配合着游行,“福克斯,要坚持住,马上就要到小山坡的。”

休伯特一手拉着凯思琳衫袖,另一只手与双脚奋游当先。他们在洪水中漂泊已近一小时了。

又一轮暴雨倾盆袭来,洪水的浪涛,在强烈的暴风吹袭中更加上下翻滚。“上帝啊,我受不了啦!”凯思琳呼喊着,因为冰凉刺骨的洪水,吮吸着她刚有身孕的体热。“坚持住!亲爱的,你要冷静,”休伯特怜惜地诉求着。以前,休伯特曾受过严格的海上求生训练,懂得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保持冷静,尽量节省气力。他教凯思琳采用最省气力的踩水方法,只求保证身体不下沉就行。但尽管如此,经过半小时后,凯思琳已经全身颤抖,两腿也产生了痉挛……休伯特回游到凯思琳的腿部,使出浑身解数为她按摩,并且尽量让自已的身子漂浮在浪尖之上,以节约一点体力。

眼看就要到小山坡了,处在半踩水游泳、半休息状态的休伯特,右脚突然受到一次重重的撞击,经验告诉他,是一条鲨鱼或是咸水鳄鱼在进行试探性攻击。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掠过他的心神,“不,这时我决不能惊慌失措”,休伯特两只脚本能地猛踢侵犯者,他的右脚面肌渗出一滴滴鲜血,带着特有的血腥味,溶散在海水中,为水下鲨鱼或是咸水鳄留下了追踪的线索。

休伯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俯卧,把脸埋在水里,一手拉着凯思琳,另一手平伸,双腿交替踢水,接着他又抬头,呼气,吸气,重复着一浮一踢的连续动作,就这样,他用这种方法在水中使身体前进。

终于到小山坡了,休伯特在腰深的水中站了起来,凯思琳正要抱着气垫座站起时,这只金眼圈袋鼠异常兴奋,纵身从气垫座跳到水边的坡地上,“福克斯,福克斯,你别急,要小心!”凯思琳喊着。突然,从洪水里一下子冒出一条大鳄鱼,飞窜中鳄头一伸,血盆大嘴就把福克斯刁了。

休伯特惊愕中一把将凯思琳拉到他的身后,

那条咸水大鳄扬扬脖子,可怜的福克斯进了大鳄的腹中。面对这一切,休伯特与凯思琳胆怯地后退着,只见咸水大鳄扭过头来,又扬了扬脖子,朝他们俩打量一番后,突然抬起前爪向他们扑来,休伯特慌忙抱起凯思琳扭头就跑,休伯特抱着凯思琳在卵石滩上拼命狂奔一阵后,回头看咸水大鳄并没有追来,而是直奔山坡的一堆枯树叶而去……休伯特放下凯思琳,俩人都惊奇了。

坐观鳄蟒大博斗

休伯特拉着凯思琳爬上了一块光秃秃的大岩石,疲惫地坐在岩石上大口喘气……只见咸水大鳄急急忙忙地朝山坡上那堆枯树叶爬去,爬到那堆枯树叶边时,它又围着枯树叶转了几圈,然后靠近枯树叶,拼命地用身体去按枯树叶,看样子是想把那堆枯树叶挤开——那不是一堆枯树叶——而是一条巨蟒,被激怒的巨蟒昂起了头,抖动着它那蜷着的巨大滑曲的身躯,开始缠绕咸水大鳄,不一会儿就把大鳄缠住了。然后,巨蟒紧紧地收缩,咸水大鳄被缠得动也不能动。

巨蟒的绞杀力是很惊人的,眼看咸水大鳄就要被缠死,这时候突然出现了转机。休伯特看见巨蟒的肚子上凸起了一块,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这一截因此不能紧紧地将大鳄鱼缠住,露出了—个空隙。咸水大鳄一下子从这个空隙里钻了出来。大鳄鱼爬出来后,一口咬住了巨蟒的脖子,巨蟒拼命地挣扎,把一大片草地都扫平了。最后,“噗嗤”一声,咸水大鳄咬下了巨蟒的头,爬到洪水里去了。

胜利了的咸水大鳄在水放下巨蟒的头,又去山坡上拖巨蟒的身躯,想把它拖到洪水里去作自己的美餐。可是巨蟒太大了,咸水大鳄怎么也拖不动。最后,大鳄鱼只好放下巨蟒的身躯,到洪水里去了。

这时候,目瞪口呆的休伯特与凯思琳才缓过神来。一会儿,“000”全澳急救中心的摩托艇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休伯特连忙脱下上衣举在空中飞舞,摩托艇迅速来到了小山坡,“000”急救员们赶到后,大家望着草地上血淋淋的无头巨蟒,听安德烈讲述刚才的搏斗场面,人人为之惊叹。这时,一位急救向导趴在地上,听了一会儿,立刻挥手示意,让大家赶快隐蔽。

大家急忙躲藏大岩石后边。一会儿,咸水大鳄又从洪水里爬上来,在刚才巨蟒的地方转了一会儿,不一会,又从河底下钻出几只咸水小鳄鱼来,然后,在咸水大鳄的带领下,围着巨蟒的身躯美餐了一顿,欢欢喜喜地爬到河里去了。

后记

事后,休伯特与凯思琳顺利到了布里斯本,尽管暴雨与洪水仍在不断地肆虐各地,这对新婚夫妻在州府度蜜月时的感情更真挚更深切了,而且他们知道了那条巨蟒败于咸水大鳄的原因:就是在休伯特与凯思琳从洪水爬上小山坡的头一天,坡上那条巨蟒象一堆枯树叶缩成一团睡觉时,有一头雄性咸水大鳄经过这里,正巧踩住了巨蟒,于是巨蟒把那条咸水大鳄缠死吞食了。第二天,吞食了雄性大鳄的巨蟒又正巧盘踞在雌性大鳄产的卵上面睡觉。雌性大鳄为了复仇与保护自己的子女,奋起反击。由于巨蟒吞食的雄性大鳄还没有完全消化,所以它的肚子上凸起了一块,结果身躯留下一个空隙,使雌性大鳄反败为胜。

 

译据澳大利亚杂志《急救报道》2015年8月号

原文作者:布里斯本电视台首席记者菲尔德·托马斯
                浏览次数:576--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如何让危机爱情化险为夷
----下篇文章我的一曲婚外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