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再婚何其艰难,“房屋协议”难倒一对冤家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18
再婚何其艰难,“房屋协议”难倒一对冤家

(本文保证我自己创作,编辑前可以与我取得联系!本人对自己创作负一切法律责任,为防止抄袭等恶意行为,此文严禁上网,请不要放到网上以及微信上传播和做成电子版!)

       文://汪晓平

   年近五十的南京人张龙怎么也没想到和前妻离婚十几年,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他谈过好几个女友,最长的在一起同居了五年多,最终一个也没修成正果。如今他儿子的女儿都呱呱落地,就因为那一纸离婚时的房屋分配协议,他和前妻都不敢和交友对象登记结婚,深怕便宜了对方,让如今价值几百万的房产落入对方之手。十几年边走边看互相算计拖拖拉拉,他们都尝尽了人生大起大落和酸甜苦辣的滋味。

          一:仗义男人,柔弱小女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南京繁华的鼓楼广场附近的小胡同里,即将要结婚的张龙和未婚妻刘慧的新房格外引人注目:新吊装的西式屋顶,墙壁粉刷一新,崭新的木地板,最新款的矮组合家具和最新的钢柱席梦思,这一切在当时都显得奢华浪漫又温馨,也体现了这家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张龙的爸爸张贵祥老家在安徽农村,十七岁当兵入伍,因为表现突出,后被安排在南京某单位工作,主管几百号人的团队。张龙妈妈是纺织厂女工,为人亲戚和蔼。自从单位给他们分配下这个三室一厅的大房子,他们三个儿子渐渐长大成人,张龙和二弟都有了工作,他们一家人的生活也步入幸福小康。

张龙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他琴棋书画什么都精通,尤其擅长画马和竹,常常让班里的男女生赞叹和爱慕。加上他人长得帅,在消防队工作,工资也不低,在当时女人比男人稍多的南京,张龙绝对是女生眼中的男神。当亲戚介绍张龙和在小学任教的刘慧认识时,刘慧先是被有点高傲和冷淡的张龙整得很不自在,碍于亲戚的情面,耐着性子和张龙见了几次面的刘慧忽然觉得张龙不仅才高八斗,冷酷又有点“怀才不遇”的张龙其实人很仗义,还有一副热心肠。

那个周末,他们如约来到饭店吃饭,一个残疾老人来到几个聚餐的年青人旁边,颤抖抖地向他们乞讨。正在兴头上的年青人蛮横地大骂他叫花子快滚,老人依旧哀求,一个年青人突然伸手将他推倒在地,老人挣扎了好一会也没起来,几个人哈哈大笑,不想这边的张龙猛地抓住啤酒瓶过来,那眼珠子象要冒出来一样,一手指点着他们,一手把酒瓶高举过头,厉声对他们大喝,一定要他们将老人扶起,并向他赔礼道歉!看得柔弱的刘慧吓得直捂住眼睛,几乎要哭了。

几个年青人顿时被张龙镇住了,乖乖就范。事后张龙还给了老人一点零钱,将他扶出了门,又回头将吓瘫了的刘慧背出来。那老人跟在张龙后面,一个劲地叫着他是好人。

文静又善良的刘慧为这事害怕了很久,觉得张龙对坏人坏事态度非常地狠,害怕他以后会有家庭暴力,但他身上“正义”的力量还是很快感染了她,身为女教师的她憧憬着和未来老公幸福的生活,她认为张龙做她的护花使者是她人生最好又唯一的选择,同时张龙也让一些社会上的老大对他刮目相看。

        二:怀才不遇的男女一拍就合

婚后张龙和刘慧的儿子张伟很快出世,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灵动十足,一家人可谓乐开了花。随着老二张胜也快恋爱成家,老三张斌不久就大学毕业,一家人的住房问题急待解决。那时一家人的财政大权还集中在父亲张贵祥手上,老两口含辛茹苦三十年,心中早有计划,他们很快在白下区为大儿子购置了一套房子。搬家那天母亲周玲睁大眼睛伸着手指头,特地有板有眼地叮嘱儿子和媳妇:因为我们老两口还很健康,这房子的产权暂时还在我们名下,等合适的时候我们再将房子过户到你们名下,以后老二老三成家时,我们最起码还要另外购置一套房子。对于这样的房屋安排,张龙和刘慧都特别地满意,所以当时根本就没考虑到将来有什么问题和后遗症。

搬进新家的张龙从此失去了父母的监管和约束,刘慧很害怕他和社会上的一些人混久了会走邪路。怀才不遇的张龙曾经几次参加了所谓的书画比赛,结果都未拿到名次,凭心而论,以张龙的书画技巧,心细的刘慧觉得他比那些拿了名次的要好,一惯以清高自居的张龙就是不大愿意放下架子去疏通关系多接触业内名家和老师。那些日子刘慧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儿子,还要做全部的家务,所以她也就没怎么注意到丈夫因为需要解闷缓解生活压力而渐渐开始抽烟喝酒玩牌直到迷上赌博。直到有一天张龙认识到麻将桌上一个叫江云的同样怀才不遇的离婚女人时,一切都晚了。

比张龙小几岁的江云穿着打扮很是讲究,乍一看特有品位,虽然一开始在麻将桌上江云也叼着烟目空一切的样子让张龙很讨厌,但很快江云赢了一把后,突然自鸣得意地唱了一段越剧,让牌友们都惊呆了,再后来中场休息时,江云自顾自地一番优美的越舞和清唱让张龙舌头都直了,张龙问从小就学习越剧身段特别好的江云有这么好的功底为什么不进哪个越剧团,江云对他一抛手袖,宛然一笑道:“因为我性子高,不想被人管制和约束,想要点自由的生活!”

第三次牌友玩聚会,江云的越舞和张龙画的马和竹让所有人都大加赞叹,于是有人就说他们是这个圈子里的金童玉女,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设的一双。那时都想要点刺激的张龙和江云马上把各自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对方,仅仅几天后他们就在宾馆的双人床上互相倾诉着衷肠,刻薄地指责着那些社会上少数领导只认钱不对他们慧眼识人。再以后一有时间张龙就偷偷去江云离婚时分得的那个郊区房子里约会,宛如一对恩爱的情侣。

      三:柔弱高傲都变强硬

张龙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又这么容易地就在婚内出轨了,刚开始他良心发现,对勤俭持家的妻子深深地愧疚。聪明的张龙和江云偷情时密谋了他们如何在赌桌上互相配合着作弊出千,那些日子他们赢了不少钱,张龙用这些钱加倍补偿妻子和儿子,也时常带着一大堆礼品给父母和两个弟弟。刘慧觉得丈夫这是养儿方知父母恩,他是真正的“懂事”了。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刘慧会永远眷恋丈夫的。那天深夜,几个大汉突然不停地踢打他们的房门,张龙感觉不妙,机警的他立即翻身跑去卫生间,迅速从卫生间的小窗户爬出去,然后关上窗户,踩到一楼人家窗户上露出的防盗栏上。刘慧这些日子实在太累了,好半天才醒过来,揉着惺忪的眼睛开了门,还疑惑地望望丈夫去哪里了,只见几个拿着棍子恶煞一样的赌徒闯进来,直问阿龙人在哪里,刘慧莫名其妙地问他们是什么人,找哪个阿龙又有什么事情,否则她报警了,几个人仔细地打量着刘慧,马上就说他们找错门了,和阿龙在一起打牌出千的那个“老婆”明显不是她,几个人在房间里搜了一下没见什么异常就骂咧咧地走了。张龙躲在外面的楼壁上,一手死死把住窗户边沿,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很快明白了事情全部经过的刘慧羞恨交加,望着狼狈爬回的丈夫在那里耷拉着脑袋,一个劲地抽闷烟,刘慧抱紧着被惊醒了的儿子声泪俱下地质问丈夫怎么会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偶尔赌两把她并不在乎,但他现在居然和江云都以夫妻的名义同居了!自幼受过良好教育思想传统的刘慧如何受得了这样的羞辱,柔弱女人内心的愤怒一旦无法抑制,很快就如刚爆发的火山一样:“离婚!我要是不和你离婚我誓不为人!”偏偏张龙是个理亏还死要面子的人,他是自幼见不得给他颜色的女人,面对刘慧步步紧逼,张龙由害怕羞愧逐渐变成了强硬,当下就拍着茶几怒吼:“我要是不和你离婚我就死给你看!”“那好,咱们明天就办离婚手续!”刘慧当晚就放下儿子气呼呼去了娘家。

第二天一大早,刘慧父母和弟弟火气冲天地来找张贵祥夫妇兴师问罪。张贵祥根本不相信儿子会变成这样,打他的电话,张龙支吾着说不清楚,张贵祥和老伴预感到事情不好,带着他们火急地来找儿子,敲开房门,一夜没合眼的张龙任他们问破了喉咙也不抬头,就那样卷缩着不说话。为了不影响张伟上学,身为领导的张贵祥拍着胸膛对刘慧父母保证这事他不会不管的,刘慧和他们一定会得到一个合理的答复。看到可爱年幼的亲外孙,他们老两口心也软了,最后表示只要张龙真心地悔改,然后登门道歉,这事也就过去了,他们所有人还和好如初。

张贵祥夫妇对儿子摆事实讲道理:组成一个家庭不容易,刘慧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贤惠媳妇,儿子都这么大了等等,他们夫妇亲自去了媳妇娘家几次,向他们保证说等张龙冷静了几天,什么都想清楚了,他一定会来承认错误接刘慧回去的。然而刘慧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张龙来接她。在张龙眼里,向女人认错就是屈服,全然没了男子汉气派,恰在此时,江云又天天打电话来,要他和我自己永远在一起。两个月以后,牵挂儿子的刘慧鼓起勇气试着给张龙打电话,她还怎么说两句,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张龙就沙哑着嗓门坚定地说:“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吧!“那一刻刘慧心里的情感天平轰然倒塌。此时张龙的性格和脾气已变得十分古怪。

        四:离婚谈判,财产分配全由父母做主

眼见无法挽回儿子的这段婚姻,张贵祥对身为过错方的儿子又气又恨。终于到了谈判那天,两大家人犹如军统局开会一样严肃,沉默又哀叹了很久,年近六十的周玲板着一脸皱纹,直勾勾地盯着儿子最后一次问他:“你是铁了心要离婚了?”张龙耷拉着的脑袋机械地点了一下。见此情景,老人不禁悲从心底出,但她马上掏出手帕擦干眼泪继续严肃地说:“那好!房子暂时归我孙子名下,我孙子暂时住我家,以后你们两个不论谁先谁后,一旦谁登记结婚了,谁就从这个房子里搬出去,谁不结婚的,谁还可以继续住在这个房子这个家里!当然我孙子永远还是你们的亲骨肉!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此言一出,张龙惊呆了,他大声反问:“怎么会这样,我是这个家的男人,又是你的儿子,按功劳也是我大,凭什么要我搬出去?男人没房子怎么娶老婆?女人没房子照样可以嫁人!大不了我补偿一些钱给她!”

“钱你也是要补偿给她的,房子真不能归你!”张贵祥也这样拍着桌子坚定地说,“因为你是过错方,刘慧她没有错,你们离婚了她娘家没地方她怎么去住?况且你那个相好的有房子,你找她做老婆不怕没房子住!事情就这么定了,你爱打官司找领导随便你!”

张贵祥夫妇此时已十分坚决,让张龙丝毫无还口的气力。这些话也让善良的刘慧满面泪水。不妥协的张龙最终在父母让律师拟定的协议书上迟疑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和刘慧去了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当天他就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垂头丧气地从这个家里要搬到江云那里。刘慧拉着直哭个不止的儿子在后面眼巴巴地望着他远去,她身后张贵祥夫妇直捶着脑袋,老泪纵横。那一刻刘慧多希望张龙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再回头!

   五:同居激情消退,女找男男找女都难

张龙和江云同居以后,带着离婚分得的二十万,开始了一段表面看似幸福的时光,他买了一辆白色高档轿车,不再去那些大赌场出千,另外找了一个管理的工作。工资也不低。江云应聘去了一家贸易公司,二人似乎开始了很正规的生活。

不久江云就暗示张龙和自己办手续,张龙口头上应着,心里却老是惦记着那张协议书,他咨询过律师,得知自己一旦和别人正式办了结婚手续,那就真的丧失了原先房屋的居住权甚至是将来的所有权,那样真的太便宜刘慧了,让她和她后来的男人鸠占鹊巢。现在他和江云同居只是暂时地离家,那个家和房屋他还是有份额的!律师还郑重地告诉他,只要他和江云解除同居关系,哪怕是口头上的解除,私下里他们照样来往都可以,到时不管刘慧是否愿意和他复婚,他都是可以回到原来的家中居住的,那个房屋也就有他应得的一部分。

然而江云却不考虑那些后果,因为按照协议她和张龙不管是否登记结婚,她和那个房屋都没有半点关系,她只想在这里有一个完整的家。到了2010年以后,南京等一线城市房屋价格涨个不停,房屋上涨的行情让张龙看得心惊肉跳的,张龙那个在市中心的房屋至少值两三百万了。这个数字是一个普通市民多少年才能完成的啊!江云的房屋处于郊区,价格几乎原地不动,张龙心想一旦和江云登记了,那他就永远丧失了那个房屋的居住权和所有权,这边的江云能保证和自己永远在一起不赶他走吗?江云似乎看透了张龙的心思,只是给了他一些不关痛痒的承诺,说只要他对她永远都好,她就不变心!张龙不好意思要她和自己签保证不赶他走,否则要给他地方住的协议,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江云几番要张龙和自己登记结婚未果后,这个女人全没了当初的温柔,狠狠扔下一句话来:一个星期内我们不登记,你就要从我这里搬出去!

一个星期后,优柔寡断的张龙懊悔地收拾衣服准备去租房,江云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丝毫不留恋自己,顿时气急败坏地对他大吼:我当初真是瞎眼了,看上你这么个窝囊废!

刘慧和张贵祥夫妇一直盼望张龙回归家庭,听到他和江云分手的消息后,老两口大喜过望,不停地劝说儿子去跟刘慧认个错,然后和她复婚,他们还是三口之家恩爱如初!因为离婚到现在,虽然有很多热心人要为刘慧介绍对象,其中不乏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物,但刘慧都谢绝了,年纪尚轻的刘慧等待张龙回归家庭的愿望可想而知。

然而那时又爱面子脾气非常古怪的张龙却固执地认为自己和刘慧分就分了,那房子的绝大部分功劳本来就是他和父母兄弟的,刘慧应该另找一个男人从这个家搬出去,那样他就可以回来居住,等他以后住稳定了,他再找个心仪的对象结婚不迟。那时房子和儿子都真正归了他!

处于“战争“中的离婚男女大都这样算计着对方,不久张龙就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谈起了恋爱并很快同居,张龙这样盘算着,只要自己不和女孩正式登记结婚,那张协议书就约束不了自己,那房屋就永远都有自己的一部分。这个女孩单纯可爱,是不可能考虑到那么多后果的。

刘慧这次对张龙真是失望到了极点,苦苦等他几年,却是现在这个结果。那一个月她都痴呆呆的,好心的父母和亲戚都劝她,忘掉一段痛苦爱情的最好方式是开始另外一段新的爱情。不久刘慧尝试着与别人介绍的对象接触,想努力开始新的生活。

别人介绍的第一个对象是一个在机关工作死了老婆的五十多岁男人,第一次见面刘慧觉得他还稳重,人也善良,第二次去他家里,看到那张老式床和一排老家具,刘慧心里突然直打鼓,见她疑惑,那男人僵硬的脸上挤出几丝笑容,对她说这些都是他和前妻结婚时的家具,夫妻几十年了舍不得扔。那男人随手拉开抽屉取茶叶,那张摆放在抽屉显眼位置的他前妻的遗像顿时让刘慧魂飞魄散。

刘慧和第一个相亲对象就那样快快地不了了之。第二个对象刘慧觉得他太暴躁,他前妻就是被他打跑的,第三个太无能,至今住乡下,一直租房打工,还指望能住她现在的房子里-----好不容易挑到一个让刘慧动心的,他年过四十,比刘慧小一点,一直未婚,有房子和车,学历也不低,几次接触以后,那男人都抛下话来,只要她答应和他登记结婚,然后生下孩子,他就可以将她的名字加到他原先的房产证上。刘慧这下傻眼了,自己四十好几,虽然只上环未结扎,但如此大龄还能再生育吗?万一无法生育,那她的名字就永远上不了他家的房产证,她再婚对张贵祥一家是多大的打击,再生育对已经懂事的儿子更是迫害,刘慧早期同样咨询过律师,心里十分清楚她一旦和别人登记结婚了,那房屋就永远没了她的份,三百多万啊,她需要多少年才能累积完成。想到这些刘慧心里再次打起了退堂鼓。

     六:无奈都分手,恩怨十几载的冤家如何面对

这边张龙还盘算着那女孩和自己生米煮成熟饭,已经怀孕的小爱人生下孩子以后,一切都好办了,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先斩后奏。不想那天女孩的父母气呼呼地从乡下赶来,神情凝重地和他谈判,他们不在意张龙这么老,只比他们小几岁,他现在有房没房,有车没车也不重要,也不反对女儿和他谈了这么久倒贴本的恋爱,但如今女儿已经怀孕了,他就应该对她负责,赶紧和她登记结婚办生育证,否则他们只能将女儿领回去,然后流产。

看着他们不容商量的眼神,还有心上人可怜巴巴地拉着自己的手不松开,张龙的大脑象要爆炸了一样,因为按照协议,他和这个女孩子一旦真的登记结婚了,那几百万的房产就和自己无缘了。张龙着急地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和他们说了,说非婚生子和婚生子一样具有合法的继承权,他们大可以放心,并且保证以后他对女孩和未来的孩子十分呵护和爱等等,没想到耿直又暴躁的女孩父母根本听不了这些,指着他破口大骂:“你是人还畜生?我女儿还是第一次黄花大闺女!你就这样叫她没名份不明不白地跟你受苦?连没出生的孩子也落个黑户-----”女孩父母说完拉起女儿就走,张龙赶紧过来拦住他们,生来结实的他们一个飞起一脚,一个伸手一推,将张龙打倒在地,直痛得张龙当时眼冒金花满地找牙,半天回不了神。

第三天那女孩子苦苦哀求一个病人在医院里给张龙打电话,但张龙赶到她老家医院时,女孩的流产手术已经完成,女孩将枕头捂住脸面,任凭张龙怎么叫唤,她也不愿意露脸见他。

此后张龙和刘慧又分别断断续续相过几次亲谈过几次爱情,但都未修成正果。张龙和刘慧因为“房屋协议”战斗十几年,期间张龙二弟三弟都已成家买房,他妈妈周玲因病去世,刘慧失去了人生中最能依靠和帮助她的人,此前她儿子张伟一直是她悉心照顾,小家伙也只和他奶奶最亲热。刘慧在外面无论什么时候受了委屈,都是前婆婆安慰她为她讨说法。

张龙和刘慧各自屡次相亲恋爱不成,不知不觉他们的儿子张伟都正式结婚了,张伟的老婆是扬州人,特别漂亮聪明。快结婚时,刘慧执意要搬出这个家,好给儿子媳妇二人世界居住,但她儿媳坚决不同意她搬走,说如果她搬走他们就不结婚了,刘慧只能感动地留在这个家里。张龙和刘慧很快有了亲孙女,小家伙吸取了她爸爸的优点,长得既象刘慧又象张龙,在小宝宝的满月酒上,无数亲友都奉承张龙和刘慧虽然打打闹闹这么多年,但好歹是将战斗的火种传到了第三代了,如今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他们儿孙满堂的日子很快到了。所有人都暗示他们还是早点复婚算了,都老夫老妻了还僵持着做什么!面对众人围着小宝宝开怀大笑,张龙和刘慧心里却五味杂陈,不知明天如何在下一代人面前面对曾经爱过又恨多的人!
                浏览次数:551--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如无好心人爱已N次分手
----下篇文章夺走幸福时光的CI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