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我在美国打工的“无奈职业”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8
我在美国打工的“无奈职业”

撰文:刘树英/口述:曾妮

2015年8月,从南京一所美院毕业后,我开始四处找工作,然而两个月过去,工作依然没有着落,父亲长年患病在床吃药要钱,弟妹上学要钱,面对这个贫困不堪的家庭,我一筹莫展,倒是姑姑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你叔叔在美国做生意,说不定他那有门路哩……”

父亲虽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去外国,但现实逼人无奈,在电话中跟叔叔联系好后,我背上行李,开始异国的寻梦之旅。

到了美国纽约找到叔叔,才知道他跟婶婶经营的是一家杂货店。店子规模不大,因为周围住的大多数是日本居民,叔叔就雇了一位名叫佐藤惠子的姑娘做售货员。

叔叔为我找了几天工作都没有着落,便叫我在他的店里打杂。我和佐藤惠子很快成了好朋友,她小时候随父亲到过中国,一口中国话讲得极标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每月能拿到几百块钱工资,然而对于家里庞大的经济开支,仍是杯水车薪。这样过了半年,不断增加的外来移民在这条街上又开了四、五家杂货店,叔叔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天晚上吃饭时,叔叔抱歉地对我和佐藤惠子说:“你们俩明天去找工作吧,我这里……”从叔叔的无奈的眼神里,我们读懂了一切。

无路中去做“美体盛”

这期间,我和佐藤惠子四处寻找工作,但是在纽约的移民区找工作是很难的,更难找到称心如意的好工作。而且,我打越洋电话才知道父亲的肝病要动手术,得花10多万块钱,听此噩耗,我急得流了眼泪……

佐藤惠子知道我的困境后,以同情的语气说:“你身材这么好,人又长得那么漂亮,不如到酒店去做“美体盛”吧,工资很高,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着她就跟我讲解“美体盛”。她告诉我“美体盛”是日本社会供职于餐馆的一种艺人。这些艺人必须是绝对漂亮的处女。日本人认为,只有处女才有一种独特的内在美。做“美体盛”要经过严格的净身程序。赤裸着身体躺在客人用餐的房间,姿势要固定不变,由厨师根据菜肴原料的作用,将菜摆放在全裸身体的各部位,让食客尽情地享受。

虽然我在美院也看过裸体模特,但听佐藤惠子这么一说,我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气。佐藤惠子笑笑说:“如果你感到难为情就算了,不过我是真心想帮助你……”我感激地对她说:“我以前是学美术的,思想不会那么保守。再说,我父亲治病还要那么一大笔钱啊!”

我俩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决定去纽约的东瀛街做“美体盛”。

第二天,我们在一家新开业的日本酒店门口,看到一张招聘广告,正好酒店在招“美体盛”。要求是身材丰满、窈窕、纯情的东方处女,性格含蓄温柔……

我们见了老板。因为佐藤惠子是日本人,老板对我们格外热情。随便问我们些情况,叫我们第二天来参加培训。

我没有把在酒店里做“美体盛”的事告诉叔叔。更不想让家人知道我在外国从事一种他们永远接受不了的职业,我只想赚一笔大钱让父亲早点做手术。

晚上,我对叔叔说在酒店找好一份打杂的服务工作。他一再叮嘱我酒店鱼龙混杂,要我多加注意。但当天晚间入睡时,想到父亲被病折磨的情形,想到自己异国漂泊无依的际遇,我捂着被子哭起来……,佐藤惠子也陪着我掉眼泪。

上班第一天,酒店领班带我们参观酒店的上下,她告诉我们“美体盛”时薪可达8千~1.2万日元(合人民币350~500元)。如果每天上5个小时班,就可以就拿到人民币2000元左右,一个月就有6万元人民币,一年就有近百万的收入。还有客人给的小费也很高。

领班一再开导我们说:“虽然是赤裸身体,但与出卖色相肉体有本质的区别。”我们在酒店里还见到5位专职“美体盛”艺人。一个个漂亮性感,身材高挑,气质与众不同,相形之下,我们还显得稚嫩,不能马上为客人服务,领班对我们说,至少要经过1个月严格的训练,才能正式上岗。

第二天,我们才知道训练的艰难程度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我们全身各个部位都放了一杯水,静身躺8个小时后,不能有半点溢出。为了训练我们的坚忍性,在整个过程中,还不断有人在我们身上浇冰水。如果身上杯子有溢出来的水,则必须从头再来。

在客人未用餐之前,我们还得进行一种极其细致的净身程序。首先在桑拿房间蒸得全身冒汗,然后将腿部、腋下和阴部的毛仔细剃除,再用温水一勺一勺淋遍全身,再用一种特殊的洁身液以海绵揉搓全身,将全身弄满肥皂泡,接着用装满细沙的小布袋揉搓着每一寸肌肤,以除去皮肤上老化的角质层,然后用纯净的柠檬和粗盐搓洗肌肤,再用薰衣草纤维揉搓,最后用纯净的冰水淋浴,以防止身上出汗。一天上几次菜的话,我们必须上一次莱重复一次整套的净身程序。

我们训练了1个月后,正式上班了,每天下班后,我们都要洗上几个小时的澡,将身上的鱼腥味洗去。粗盐擦在身上,钻心一般疼痛,我和佐藤惠子相互鼓励,相互安慰。实在感到委屈难受,就抱头痛哭一场。为了生存,我们忍受了一切。

由于我们是新手,第一个月才领到1000多美元的薪水,我将钱寄回家中,望着手中的纸钞,心中满是酸涩、惆怅。正当我们为顺利走上工作岗位暗自高兴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天晚上,领班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们,今晚有几位很有声望的人来用餐,要我们十分的注意。并以威胁的语气说:“谁要是让客人不满意,扣全部工资,而且要开除。”接着经理也来对我们训话。从他们各自的表情,可以看出这次晚宴的重要性。

一切准备好后,我们来到餐厅吹冷气,这是为防止做“美体盛”时出汗。我们在房中央躺好,摆好固定姿势,服务员用树叶和花瓣把阴部、乳房盖住,将我的头发呈扇形散开,并缀以花瓣,平日做好这一切后,我镇定自如,但今晚却显得很紧张,越紧张身体越发抖……按照传统的“美体盛”的要求:每种菜肴要根据原料的作用放在不同的体位,比如鲑鱼放在心脏的部位,因为它给人以力量;旗鱼有助消化的作用,就放在胃部;鳗鱼能增强性功能,就放在阴部……偏偏上菜的服务员搞错了。将一份热鲑鱼放在我的阴部,由于身体发抖,热汤不断溢到身上……下身钻心的疼,我咬牙坚持着,眼里已溢出泪来。一位食客对我的态度大为不满,将一杯酒泼在我下身,叽哩哇拉的叫骂着,接着用餐的人也一起起哄了……

结果可想而知,我被老板骂一顿后解雇了,佐藤惠子为我苦苦求情未成也辞职了。回到叔叔家后,我们拼命用水冲洗身体,早巳泪流满面。

无助中去做“美体彩模”

“快脱呀,怎么还穿着三点式?”在不同肤色观众的口哨和尖叫声中,我一咬牙,便把仅有的那点遮羞布除掉了,赤身裸体站在曼哈顿街头的走台上任凭画师涂抹,佐藤惠子行动自如地展示着各种造型,可我的心却不住地颤抖……远在中国的父母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自从离开东瀛街酒店后,我和佐藤惠子在纽约的大街小巷彷徨了十多天,终于在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一家“人体彩绘坊”找到了这份工作——现场“美体彩绘模特”。由于我和佐藤惠子体态都比较优美,仅仅培训两天就正式上班登台了,薪酬是每小时100美元,每天工作6个小时。由于经历了“美体盛”的挫折之后,为了这份薪酬较高的工作,我早忘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古训,而将其作为我展示个性美又赚取金钱的职业。何况像《流星花园》里的杉菜,她的颈、手腕、足踝都绘着小小的花绣,曾在中国引领了一轮流行时尚哩。

彩绘师鲍威尔在繁华的第五大道有一间自己的彩绘店,在他看来,彩绘,既可炫出你的色彩,不需要时又可随时洗去,还可很方便地变化出不同的图案,最适合新新人类求新求奇的欲望诉求,让他们显得成熟理智而又不乏激情。通过我与佐藤惠子走台表演的引导,每天前来做彩绘的人以前几乎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顾客面相对窄一些,而现在不少白领阶层也经常光顾,他们的目的是要去蹦迪或泡吧,有的仅仅只是想在交际场所炫一下。

鲍威尔每天只要保证有十多个顾客就可以盈利了,每月至少也有十多万美金的纯收入。顾客多选择背部、前胸、脐部以及臀腿等部位作为“实验基地”,选择的图案也多以个性化十足的卡通神符与飞禽走兽为主,颜料一般选用青色或黑色,消费额从50至500美元不等。

鲍威尔是意大利移民的后裔,凭我以前学美术的艺术感观,他的彩绘技艺是高超的,但鲍威尔是一个不知羞耻的性欲狂。每每彩绘时,他都会有意无意地抚摸我和佐藤惠子的敏感体位,甚至以手指玩弄我们的隐秘之处,特别是我和佐藤惠子每次下班冲澡时,他都会赤身裸体扑来要强暴我们……由于我和佐藤惠子是两个女人,因此我们都会你我挣拼又相互帮助而脱身。

虽然是全身裸着站在第五大道走台上任凭画师涂抹又展示各种造型,但是我和佐藤惠子都不舍这份工作,因为我们都需要工作也更需要钱。不过,我和佐藤惠子都不想为此而失身,在我们屡屡遭受性骚忧的第10天,俩人都领到一万美金后毅然炒了鲍威尔的“鱿鱼”。

无奈中去做“捐卵美女”

第二天,我将一万美元兑换成6万多人民币寄回远在祖国的父母,但是我又一次失业了。

在美国,作为一名求职的年轻女子,最简单的挣钱办法就是到饭店洗碗、当招待。很快,我和佐藤惠子分别在纽约的唐人街与东瀛街餐厅里找到了短工。我的这份短工每天只有3小时,而且时薪低微。不久,母亲又打来了越洋电话:6万多人民币已经收到,但是父亲的肝病手术正在进行中,仍急需好几万块钱。听了电话,我又急得流了眼泪……

为了尽快挣到这几万块钱,我又找了时差不同的三个短工,连星期天也不休息,平时晚上只睡四五个小时。见我忙于奔命满脸疲惫的样子,佐藤惠子对我说“其实你不必这样辛苦,我今天找到一个非常简单也非常轻松的挣钱方式,它可使你很挣到更多的钱。你完全可以去试试。”

天下竟有这等好事?我猜想可能她说的是那种见不得人的出卖肉体的营生,可是以我对她的了解来看,佐藤惠子不是那种人。见我满腹狐疑的样子,佐藤惠子又悄声说:“你只要愿意出卖自己身体里某样东西就行了。而且这对你没有什么损害。”

我赶紧说“不,我可不愿出卖自己……”没等我把话说完,佐藤惠子就大笑起来“看把你吓的,我将出卖的东西可不是那些好色的男人们感兴趣的,而是那些渴望孩子的不孕妇女所需要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是卵子。有许多妇女因为种种原因患有不孕症,因此她们愿意出很高的价钱购买健康漂亮女性的卵子。我们每个月到专门的诊所里抽取卵子,每次可得到5000至15000美元不等的报酬。”

佐藤惠子说完,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是联系电话和地址。我真不敢相信,尽管以前曾听说过有漂亮的女模特在网上公开拍卖卵子的事,但没想到还有人专门出卖卵子,并以此为业。这可真是个新兴的职业!最后,佐藤惠子对我说“如果你感兴趣,不妨打个电话跟他们联系一下。”

此后一连几天,佐藤惠子的话一直在我耳边作响。一想到要将自己的卵子与另一个根本不相识的男人的精子结合在一起,孕育出一个小生命时,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知道这也许是少女的羞涩心理在作祟。而每当我从打工的餐厅下班以后,筋疲力尽地在夜风中赶回家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拿出那张卡片,默默地注视着上面那几个代表着电话号码的阿拉伯数字。也许,我可以试一试,即使不去做,了解一下有关的情况也没什么坏处呀!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第二天上午我拨通了那个电话。接电话的女医生在知道了我是刚从美院毕业的大学生后,热情地说道“欢迎你前来咨询,我们这里有几位捐卵者已经获得了十多万美元的报酬。”

两天以后,我如约来到了那家专业医疗机构。说明来意后,我便被带到一间屋里,“你先在这儿看看录像,待会儿有医生接待你。”一名实习生彬彬有礼地说。

不一会儿,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子,她含着眼泪讲述了她和丈夫如何多年不育,又是如何渴望有一个孩子……看着这一幕幕令人感动的画面,我在不知不觉中已是热泪盈眶。我想,如果我能为那些生活在痛苦中的夫妻带来幸福,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去做的善事吗?何况我自己还可以获得一笔数字可观的酬金,这绝对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啊!

当一名医生进来的时候,我已经决定出卖自己的卵子了。那位医生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如实地作了回答。看得出他对我的回答比较满意,接下来便着手安排我做下一步的检测。

这一次的检测差不多是对我的身体、智力和心理的全面测试。包括家庭背景,是否有遗传病史,以及智商测验等等。当这一切都做完以后,那名医生对我说“你看上去挺不错,回去等结果吧!”

第三天,那家诊所打来电话“经过全面检测,表明你是一个完美的捐卵者。”听到这话我不禁产生了一种自豪感。但医生接下来又说:“我们现在仍然不能保证你产生的卵子符合我们的要求,你必须先经历一个月经周期,等到我们从你身上取出卵子,让它受精后置入另一位女士的子宫中,你才可以得到你所要的报酬。”

没几天到了要从我体内取出卵子的时候了。我真没想到,那个过程是如此的痛苦,当我羞涩地脱去衣服,让那些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在我的体内鼓捣时,我感觉自己差不多要昏死在手术台上了。手术完后,我整整躺了一个小时,才能下地走路。

又是第三天后,诊所通知我,移植已经获得成功,我得到了一笔将近8000美元的卖卵收入,立即奔向邮寄部汇出以救父亲的生命。对我来说,这已经是笔很大的数目。这时佐藤惠子来与我商量:看起来用这种方式挣钱的确还算比较容易,我们可以不用到餐厅打工了。于是我们便心安理得地干起了这个行当,成为一名职业捐卵者。

一连几个月,我都定期去诊所,定期将我的卵子卖出去。看着我的存款数字迅速增加,我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欣慰。

然而,连我自己也没有料到,半年以后,我的心理和情感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会一个人胡思乱想:我的卵子已经注入某位妇女的子宫内,在那里孕育出一个新的生命,可是,那个生命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啊……他(她)也应该具有我身上的一些特征……一想到这里,我就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浑身不舒服。而每当我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躺在婴儿车里的小宝宝,就会忍不住地想仔细看看他(她)的眼睛,也许,我所看到的那个宝宝,就是用我的卵子孕育的。由于协议规定我没有权利知道受捐者的真实情况,所以我永远也不敢确定他们是否是我遗传意义上的孩子。可正因为如此,我的心里才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情绪越来越糟,整个人仿佛得了一场重病一般。我想努力不使自己从感情的角度去考虑出卖卵子的事,可是做不到。我的精神几乎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整个人仿佛得了一场重病一般。我打电话叫来了佐藤惠子,对她讲了自己此刻的感受。她回答说:“其实我也有同感,我已经决定不再出卖卵子了。”

又到了该去抽卵子的时间了。诊所不断地打电话来催。他们说这一次的主顾出的价钱更高,没有比这再好的机会了。我正在犹豫中,母亲哭泣着打来越洋电话:父亲做手术后病情渐渐恶化,已是肝癌晚期了……闻此噩讯时我晕倒了,醒来时佐藤惠子正侍候着我。“惠子,谢谢你,我要……回国了,我一定要见到父亲……”

“你……”佐藤惠子突然扑上来拥抱着我,“你……还会来美国打工吗?”

“这……”我热泪涌出,“这很难说……但是我一定会永远想念你的!”

现在,每当我想起佐藤惠子、想起去年在美国打工的那些“无奈职业”,特别是那一段出卖卵子的经历时,真是让人不堪回首,惟一使我感到安慰的是我曾经给许多不孕夫妇的家庭带去了欢笑。而我从这段打工经历中获得的最大收获则是让自己明白了女人的艰辛和母性的价值。
                浏览次数:580--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真爱是一种自由的责任选择
----下篇文章女人BODY的性爱运势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