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再一次说说“一稿多投”
作者:广州鸟儿 -上传日期:2003-9-11
我一说一投多稿,就有编辑说:“一稿多投还有理了?奇怪!首发是惯例,不必说明。不需要首发才是应该说明的。为什么要颠倒着说话?”


于是我想再一次说说一稿多投(这种争论对事不对人)。


我们听过一首相同的歌在不同的场合,由不同的人反复地演唱,我们看到一部电视剧在不同的电视台先后或者同时播出,似乎并没有谁指责过一歌多唱或一剧多播。再说了,现行的著作权法好像也没有明确规定不得一稿多投的条文呀。


其实说这些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还是说点实际的吧。


作者与媒体,两者只是合作关系。那怎么样的合作才是愉快的呢?


《知音》,要求作者给他们的文章一定得首发,而且文章发表后6个月内作者不得将文章给第二家媒体使用,《知音》在6个月内对文章有改编、结集等使用权,不再另行通知,也不另外付酬。但是,这不是只在杂志上登个启事什么的就行的,而是在决定采用你的文章之后文章发表之前,郑重其事地由杂志社的法律处寄来一份协议书,双方签署才生效的。协议里同时也规定了他们的义务,比如千字千元的稿酬,还有评奖以及笔会等承诺。


也就是说,千字千元(其实不止,因为文章还有获奖的机会,作者还有参加笔会海外旅游的机会),并不是永远买断版权,而是只买断半年,编辑是上门组稿,文章发表还要签协议(作者在协议上签字后并不是寄回给编辑,而是寄给杂志社的法律处),看人家多慎重,工作做得多细!协议上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写得一清二楚,这样的合作多爽!


反观有些杂志,千字百元不到,却在杂志上登个什么“不得一稿多投,三个月内未见采用通知方可另投”的一厢情愿的启事。我猜想这些杂志肯定不会像《知音》那样跟作者签个协议,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那将是件很可笑的事情。


只在杂志上登出“不得一稿多投”之类的申明,然后就以为作者必须遵循,是理所多然的“惯例”,我个人一直认为,那是沿袭着计划经济时代只有权利没有义务的“单相思”,是不具备法律效应的。也有人认为,既然人家已以杂志上申明,而你向其投稿,就视为你认同了这一约定,是有法律效应的。算了,不讨论法律问题,但请大家翻开身边能看到的所在杂志,哪一份不是打出“不得一稿多投”的申明?这样一来,杂志就很轻松地置它的合作者——作者于别无选择的境地,不管它能给你尽什么义务,反正你都得尽给它首发稿的义务。大家不必站在“你们这些自由撰稿人”的立场,也不必站在“大编辑”的立场,从旁观者的角度说句话,这符出公平合作的原则吗?


当然,千字千元并且发稿前郑重签署协议的杂志毕竟是少数,但是作者其实也不是有那么高的要求呀,其实稍微做得好一点,作者就会满足的。我可以再举些例子。


比如《打工》,我在那边发过在封面上最大字号标题的头条稿,给我的稿费是2200多元,我也很满足呀。这是稿费,再说他们的编辑,可爱的真是太多了。《打工》的编辑像《知音》的编辑一样,每月被老总赶着至少出差一次,他们上门组稿,还请作者吃饭。那次汤馨敏来广州组稿,我手上带着一个稿子,在宾馆里见面,她当场就看,几分钟之后就说这个稿子她想要。多神速,哪用得着等三个月?另外,当时我这个稿子给了《知音》的何军,汤馨敏说,《知音》稿费高,如果那边能用再好不过,如果《知音》没有通过,你马上告诉我,我立即就做好送审。这是上门组稿的情形。如果是寄给她的呢?照样会在几天内得到回复。有一次给她一个稿子,她正好要出差去福建还是什么地方,她打电话告诉我:“稿子我还来不及看,但是我打印了带在出差的路上看。”


这样的合作多爽呀。


再比如《深圳青年》的李非,再比如《女报》的秦新安和肖海生,稿费高而且处理稿子快,能跟这样的编辑合作,你还能说什么呢?


当年我初进《家家乐》,并没有实行竞争上稿制度,每月发重稿的现象很严重,老总头痛呀,但编辑们并不头痛,反正不会扣钱,关我什么事呀?批评几句又不会受伤。作者的稿费是要被扣掉的,我们的主任就很纳闷,老是说:这些作者怎么这么蠢呀,明明会被扣掉稿费还要多投。只有我们知道为什么,同一个稿子,他多投就有多次机会。比如在《女报》先发了,再给《家家乐》,发现了呢,《女报》是首发呀,稿费不会少的,《家家乐》不给稿费,等于一稿一投发《女报》嘛,万一《家家乐》没发现呢,一千多元的稿费不就天上掉下来的?


正是为了减少重,《家家乐》开始实行竞争上稿制度,编辑的收入主要靠版面奖金。那就不一样了,发重了稿,一篇稿就要损失数百元编辑费。于是每次送稿之前,都要跟备送稿子的作者联系上,为了确定能首发,送审通过了,又要跟作者联系,编辑的过程还要联系,目的只有一个,想保证自己的劳动不会化为乌有。可是那时我依然频频中招,几乎每月都被扣奖金。我也恨呀,恨得咬牙,这是从编辑的角度看。如果从作者的角度看呢,他骗我,无非是为了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多得一次稿费。


你也为了钱,他也为了钱,出发点是一致的。问题是编辑已经很负责地对待你的稿子了,作者如果还这样骗编辑,真是不够意思。要不然大家为什么都在呼唤诚信。但是你指责谁也没用,甚至封杀谁也没用,张三被你封杀了,李四也可能会骗你。只有认真地对待作者的劳动,诚心地跟作者交朋友,并且反复说:“哥们,你一稿多发,一个稿子便有几次机会,我编你一个稿子却只有一次机会,被扣了,就是杨白劳呀。你怎么做我都可以理解,但要求首发是老总规定的,发重了稿就扣编辑的钱,作为朋友,你不要让哥们没饭吃呀。”


当然依然还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作者。现在我作为自由撰稿人,我实在没有偏心为撰稿人说话的意思,我深知编辑的不容易。但是,为什么有些媒体稿费不高,编辑处理稿子又不认真不及时,却还要求别人一定给首发稿呢?其实稿子发重不发重,你将稿费付了呗,也别指责别人一稿多投,千字一百元的稿酬也只能买到二手稿呀,因为那真的就是个成本价呀,作者就也别怪人家稿费低,薄利多销嘛,这样一来,皆大欢喜,多好啊。


或者呢,你发现稿子是重发稿,不付稿费得了,还跳出来指责谁呀,你应该窃喜才对呀:TMD,不要钱就有稿子用,嘿嘿。我认识的一个书商,在广州承包了四本外地的杂志,有一本是发原创作品的,千字四十元。据里面的编辑说,他们老板特别喜欢别人一稿多投,因为发现一稿多投可以不开稿费。还有三本是文摘,稿费就不会给了,如果被作者自己发现了打电话来问,就给千字二十。这个老板精得很,他才不会傻乎乎地指责别人一稿多投呢。


但是偏偏有些编辑就要暴跳如雷,说“你们这些自由撰稿人”,说“全面封杀”,说句实话,我也知道很多杂志经营不善,经济紧张,但杂志办得不好,又不能怪别人,你发什么怒呀。再说了,其实稿费低也是老总定的,首发也是老总要求的,你编辑如果会挨批或者会被扣奖金,那你就像我当年学习呀,认真及时的处理稿子好不好,主动告诉作者你们稿费既低还得要求首发好不好,如果打不起电话(我知道有些杂志效益不好是不让编辑打长途的),发个手机短信,发个伊妹儿不行吗?


如果你一定要认为:“一稿多投还有理了?奇怪!首发是惯例,不必说明。不需要首发才是应该说明的。为什么要颠倒着说话?”那你就等着吧,如果你每月不发几篇重稿,那才是怪事呢。


真的是世道不同了,已经到了要“要颠倒着说话”的时候了,也就是说要求首发得说明,不需要首发还说明啥呢?试想,人家不要求首发,发重了稿还给你稿费,你还要求人家说明,是不是过份了点呀?再说了,不在乎一稿多投心里明了就行了,还公开说明呀?如果一家杂志公开申明不在乎一稿多投,大家说句心里话,谁还会给人家首发稿吗?这样一来,人家发的就全是二手稿了。


反过来,你稿费低,编辑处理稿子又慢,还要求首发,是不是该事先说明说明呀?你也许会说,我说明了那别人就不给我稿子啦。那没办法呀,你有权力当然也有义务呀,不然该指责的就不是作者而是编辑了。


也许你还会说:你给我投稿就不能嫌我稿费低呀,有本事你投千字千元的杂志去呀。


这话就不对了,比如现在农民负担太重,种地还要亏本,有人就提出要减轻农民负担,按你的逻辑,你可能就会说:“你当农民就不要怕种地亏本呀,有本事你做大老板去呀,你做省长县长去呀!”


好了,一稿多投的事情,多说也无益,再说这一次,以后不再提。反正依然主攻大杂志,依然跟稿费不高但不要求一定首发的杂志合作,还有真诚对待作者的编辑,会支持他至少不会害他,至于其他嘛,怎么都无所谓啦,你要是骂我,我就会骂你,以为谁不会骂人呀?


撰稿一年多来,手上也积累了无数家不要求首发的媒体的信息,跟他们的编辑好着呢。当然人家告诉我可以不要求首发那是出于交情,自然是不能大肆公开的。那么,我在这里,也就不好意思公开了。真的不是我自私,而是要尊重别人。


《知音》和《打工》总是求作者要稿子,总是请作者吃饭,另一家著名期刊的编辑就很不屑,说:“编辑就是编辑,作者就是作者,编辑千万不能自降身份!”


《知音》的编辑就说:“怪不得他们的发行量一直往下掉喽。”

是呀,怪不得《知音》成了中国纪实类期刊的龙头,怪不得《打工》经营短短两年多,早就开始盈利,而且势头正旺。市场是多么残酷,又是多么公平啊!
                浏览次数:1165--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写手,请注意培养你文字之外的功夫
----下篇文章实在忍不住要说说“一稿多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