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SOHO一族,想说“坚守”不容易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06-1-22
 有一个叫做“SOHO特区网”(www.sohozones.com)的网站,许多SOHO族整日聚集在这里,或者寻找“定单”、或者在这里交流SOHO的经验。在这里,也有许多SOHO一族在讲述自己的故事。

  等钱的日子太难熬了

  夏妮25岁

  夏妮毕业于某大学的美术专业,画得一手好画,也写得一手好字。

  毕业后,夏妮在原单位工作没多久,经不起同是SOHO族朋友的诱惑,渴望自由轻松的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做SOHO族。

  扎实的绘画功底,加上先进的电脑合成技术,夏妮很快成为一些制作公司的主力“外援”。

  做SOHO后,有了在悦耳音乐声中工作的轻松与愉快,却没有了固定的工资收入,没有了社会福利的保障,一种压力随之而来。过了一段时间后,心中老是为下锅的米操心,于是只要几天不见稿费汇单,心中就惶惶不安。她的生计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设计工作的特性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没有一个准确的评判标准,要做到最好谈何容易,所以,夏妮接到工作时的心情很微妙,喜忧参半。

  我感觉被世人抛弃了

  吴音30岁

  从小自由惯了的吴音大学毕业后,怎么都适应不了公司严格的规章制度,就成为SOHO族的一员,当上了一个自由撰稿人。

  从此,吴音变成一个自由人,每天的时间都由自己来安排,作息时间也完全根据她是否高兴和需要来决定。她不必为了明天的上班而强迫自己中断夜间的精彩阅读,也不用在下班高峰的时间去挤地铁和公交,更不用陷入复杂的人际关系,日子过得潇洒惬意,令人羡慕不已,吴音也尽情享受着这样的生活和工作。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吴音明显感觉到自己情绪的变化。一个人的时候固然安静,但越来越浓的寂寞阵阵袭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有种强烈的孤独感,似乎已经被人遗忘。她想跟人交流,但房间里却空无一人,于是经常是几天不说话。她害怕,长期这么下去,总有一天自己会失语。

  大龄女终究想稳定

  俞小姐29岁

  几年前听很多朋友说,SOHO族除了最大的优势——自由外,还有不菲的收入。于是,我下决心单干,正式加入SOHO族。

  刚开始的日子过得还很滋润,凭借原来的关系,业绩也能保持原来的水平,因为没有了公司的“剥皮”,利润净得,握着厚厚的人民币,手感极好,心情也随之舒畅,那年我27岁。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认识了小周,开始了我们的恋爱。小周是公务员,他对我的现状和工作形式充满了好奇,在一起,谈得最多的就是我的工作。我们的感情发展很顺利。但小周的父母知道我们的关系后,对我的工作状态表示怀疑,观念传统的他们认为我现在的情况和失业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们提出,只要我脱离现状,有个稳定的工作,他们随时准备为我们操办婚事。

  终于,在成为SOHO族满一年后,我选择了回归,我又回到了以前稳定的生活状态,这样的生活没有刺激,却也让我踏实。
                浏览次数:976-- 发表评论,已评论1次


----上篇文章北漂的人,你爱上北京了吗
----下篇文章日本驻华公使接受采访谈自卫队转“自卫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