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打工》杂志约稿信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03-11-19
  打工杂志约稿信

《打工》是由知音期刊集团创办的一本面向全国读者朋友的新型杂志,它强烈地关注加入
WTO以后的中国百姓的生存状况,全方位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目前已成为中国新刊市场的
领头羊,发行量节节飙升。 重点栏目有:
   爱拼才会赢:主要写以前身份低微(要求有打工经历),通过自己的奋斗拼搏后,现在
已成为备受关注的各领域“佼佼者”。其中既可拥有可观资产的老板;也有从打工起家,成
为某一领域、某一行业精英的成功者。要求从人生故事的角度去采访,写出他们起步之初的
艰辛与磨难、创业过程中的挫折与坎坷、成功之前的困顿与彷徨、以及事业渐入佳境后的正
确人生态度。《走出神圣:天安门国旗班长在打工》、《江西新闻:“省脸”以前是厨师
》、《小保姆做编辑:何炅、李湘被我“通吃”了》、《气死刘德华:武汉同名商贩赚了
1000万》、《打工骄子:我从流水线考上大学》、《奇迹:小小汽球吹出个百万富翁》、
《打工英雄:绝症女孩年薪十万》等。
   重磅新闻:主要写与打工生活有关的重大新闻事件(重大新闻人物),事件必须重大,
最好众人皆知。如:《独家专访:杨钰莹你要好自为之》、《独家披露:我为什么要给赵薇
泼粪》、《落泪是金:“巨人”史玉柜落难打工内幕》,《超级打工汉:大校师长下海打工
来也》,《保姆惊魂:我看着厅长叔叔倒下了》、《罪恶打工史:我在红楼当领班》,《林
豆豆打工;昔日“帅府千金”在开店》。
   明星打工史:各类明星在成名前后的打拼经历。如:《曝光郑伊健:他以前是个搬运工
》、《歌星李进:光头照亮打工路》、《快乐的哆来咪:7年前还是一个“京漂”》、《
“岳灵珊”打工:澳洲流水线上的中国姑娘》、《首席名模姜培琳:走过红酒促销小姐岁月
》、等。
   大案频道:发生在打工阶层中的典型案例或重要事件,具有普遍性和时代警示性,能极
大地震撼人的灵魂,《千万富翁谋杀百万富翁:马仔岂能做老板》《红眼之祸:千万富翁逃
亡虎狼老乡团》、《相思成灾,7年痴守董事长男友的女孩走了》、《马仔泪:侠义老板骗
我赴黄泉》、《江门不醒呀,多少人忍看这场杀人秀》等;
   天地我独行:一些经历“独特”的打工者,他们在人生自我实现的道路上敢于挑战传统
和世俗,敢于另辟蹊径,这类人看似“离经叛道”,实则身上往往代表着一种时代的精神。
如《处长打工:我是中国级别最高的“的哥”》、《拒绝文凭:逃学少年成了电脑奇才》、
《挑战世俗:总经理下岗当起可男保姆》、《惊险职业:我为红塔山卧底打假》、《大胆!
县长辞职在打工》等。
  真情专递:体现人间亲情,包括爱情、友情、亲情、乡情等,要求以情动人。如:《
最痛儿女心,癌症父亲在打工》、《孤独的二人转,为女儿的心脏放逐我自己》、《杨扬泪
语:打工妈妈供养我成了世界冠军》、《星星点灯:照亮睡着的姐姐回家》、《轻风留我心
:永别你是因为太爱你》、《从老板到打工仔,好男人千金散尽救癌妻》等。
    特别策划:一些人物、事件或案件,往往带有一种人们意想不到的新闻点,开风气之
先,如《天堂噩梦:16年青春咋只换了个北京户口》,《妈妈:别为我这个“巴黎硕士”打
工了》
    风中心事:写一段不好公开表达的刻骨铭心的生活片断,要写出在伦理、情感、世界
观、价值观方面的冲突,如《帝王大厦下的失落:那个保镖不爱我》,《你红了吗?挡也挡
不住的堕落妻子》,《我为什么做不了大款的贤妻》
   谋生手记:要求写出自己从事的行业的特点,写出干这一行的酸甜苦辣。有极强的可学
性和引导性,切勿泛泛而谈。比较时尚的、前卫的高薪职业更好,如《男经理自述:我曾卖
过卫生巾》、《精彩!我成了深圳“报料大王”》、《我是dj!跟着我的音乐一起飞》等。
   老外中国淘金记:老外在中国谋生或赚钱的艰难经历,偏蓝领的最好,如《老外也下岗
:大使司机再就业北京门童》《炒咖啡的老外:我要在中国赚辆法拉利》
  世间自有公道:本栏目专门为维护打工者的权益和尊严而设,要求事件有典型性,有
重大社会意义,如:《还我清白:“卖淫”打工妹告倒公安局》、《急电〈打工〉,33名濒
危打工者呼救》、《断腿走西藏:打工仔誓死缉拿黑心司机》、《雪耻深圳:被非礼的我没
有艾滋病》、《向我道歉!打我耳光的日本工头休得骄横》等
  好老板坏老板:发生在老板与打工者之间的令人感动或令人愤慨的典型故事。《好老
板像大侠》,《罪恶小老板,请向5个鲜活的生命偿命》
   留守故事:主要反映打工者与后方家属引发的各种案例或事件。如《护家小子怒杀母亲
情人》、《蒸发丈夫:留守妻子在征婚》、《安陆:雏儿血泪呼唤逃亡亲情的母亲》等。

   浪漫飘飘飘(或爱情怕怕怕):打工仔(妹)身上浪漫或苦涩的爱情故事。要写出打工
者漂泊途中相爱的艰难与真挚、快乐与忧伤、心痛与无奈。要求故事精彩,对这段感情的感
悟令人心动。(可写精彩一点,像一种美文的形式更好。)如《败走爱情“十强赛”》,《
流水线上的爱情密语》

   写作要求:纪实性栏目要求真实、独家,并附有相关证明材料(如法院判决书、单位证
明、结婚或离婚证、毕业证书复印件等);要求以简单、明了的杂志新闻叙述语言写作,最
好以时间为序,详略得当地将一段经历或故事写下来。字数为7000左右。
   作者待遇:《打工》杂志以知音期刊集团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后盾,为本刊作者提供优厚
的稿酬及笔会待遇。稿酬:纪实类栏目起价千字400元,其中三级稿千字500元,二级稿千字
600元,一级稿千字800元,非纪实类栏目千字300-600元。
联系方式:武汉市武昌水果湖东湖路16号知音大厦《打工》编辑部430071
027,87129005,87129011办,87129096宅  13627239790 
txm@zhiyin.com.cn  txm198@sohu.com  汤馨敏


(爱情稿范文:浪漫飘飘飘)那年夏天的蚊子很毒,一咬一个红疙瘩,孟书培用一身的伤痕
成就了我们的爱情──

广州蚊子轰炸下的同居夜晚

口述/乔采芹  撰文/朱应召
2001年2月,我从家乡来到广州打工,进了一家叫镇泰的鞋厂,不久,我们的拉长孟书培就
向我发动了爱情攻势。
他经常在我忙不过来的时候,悄没声息地过来帮我干活;每逢我加晚班,他总要把我送到宿
舍;有几次,我因为去饭堂迟了点,没打到菜,他就把自己的菜给了我,说有人请他吃饭,
要我帮他吃……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还不想谈恋爱,于是有一天壮着胆子直告他:自己还小,希望他打消
这份心思。可是他听了却微笑着说:“不怕,我会等你长大,我有足够的耐心。”不知道为
什么,听了他的话,我的拒绝顿时不那么坚决了。
一晃,就到了2001年7月,厂子因为经营不善,在拖欠了我们三个月工资之后倒闭了,我一
下子陷入了衣食无着的困境。我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家,想留在广州继续找工作。可是
,留在广州,我又到哪里去呢——工友们早已做了鸟兽散,投亲的投亲,奔友的奔友,只剩
下我一个孤家寡人,不知该何去何从。
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孟书培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说:“我也没地方去,要不,我们一起租间
房子,留在广州找工作?”
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并正告他:我不是那种随便就与别人同居的女人!看到我一脸的严
肃,孟书培立即笑出了声,他解释说:“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我是想两个人合租一间房子
,可以省下一半的钱,而且这里治安不好,住在一起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你要是不放心
,可以在枕头下放一把菜刀!”
看看孟书培认真的表情,想想他以往的为人,再摸摸口袋里仅剩的100元钱,我最终同意与
他合租一间房子,但与他约法三章:一,要分开睡;二,各花各的钱,谁也不欠谁;三,谁
先找到工作,谁就先搬出去!
   孟书培爽快地答应了。当天下午,我们找遍了附近的村子,想租一间有两张床的房子,
可直到我们的腿走酸了,也没有找到。最后,我们只好花了200元钱随便租了一间房子。那
房子位于一楼,阴暗潮湿,里面惟一的家具就是一张单人床。我打扫屋子的时候,孟书培出
去了,回来时,他递给我一床新蚊帐,说:“这屋子潮,晚上蚊子肯定多,我们挂上这个吧
!”我问: “就一张床,我们怎么办?”
他指着离床最远的一个角落说:“我睡那里,你睡床上。”说完,就把自己的席子铺在了地
上。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老是担心孟书培会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因为是第一
次和男人同室而眠,所以我心里非常紧张,手里一直紧紧攥着一把剪刀,全身所有细胞都处
于高级警备状态。可孟书培却睡得很香沉,不一会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确信他睡着了,我这才松开了手中的剪刀——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竟困得厉害,一下子
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隔着蚊帐,我看见孟书培坐在席子上看书,旁边一碗面条正
在冒着热气。见我醒来,他放下手中的书,要我快点洗漱,并说吃过饭要赶紧去找工作。
走出小屋,在外面明晃晃的阳光下,我突然发现孟书培的手上脸上一夜之间冒出了好多红疙
瘩,问他怎么回事,他不好意思地说:“昨天晚上蚊子太多,咬的!”
我这才想起,广州是个一年四季蚊虫不断的城市,而现在正是盛夏,蚊子特别“繁荣昌盛”
,没有蚊帐是很难在外过夜的。想起昨夜我光顾着躲在蚊帐里睡大觉,而不顾孟书培的死活
,心里不禁一阵内疚,于是在路旁的药店里买了一盒清凉油,让他搽在被蚊子叮过的地方。
开始,他死活不愿意,后来在我的再三逼迫下,他才不情愿地照办了,并一个劲地对我说好
受多了。
找工作回来的路上,我坚持要去为他买一床蚊帐,可他说什么也不让,说:“蚊帐要有地方
撑才行,我睡的是地铺,怎么支得起来呢?”我想想也是,就打消了买蚊帐的念头,不过,
我还是坚持买回了一盒蚊香,希望能让他睡得安稳些。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不知是广州的蚊子太厉害了,还是蚊香的质量不过关,那天晚上,蚊
子照样在屋里飞来飞去,“嗡嗡嗡”地叫着跟轰炸机似的。我躺在堪称避风港的蚊帐里,听
着从地铺上传来的孟书培拍打蚊子的清脆的“啪啪”声,每拍一次,就听到他睡意朦胧地嘟
哝着:“要你叮,要你叮——打死你,臭蚊子!”
看到一个大男人被蚊子折磨得辗转难眠,我心里很难过,但又毫无办法,只能一个劲地为自
己鼓劲:早日找到工作,为孟书培腾出那张撑着蚊帐的床,让他逃离蚊虫的叮咬,睡上一个
好觉!
可一连几天过去,我和孟书培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孟书培不得不继续接受蚊子的“亲密
接触”。后来,好不容易有一家食品公司看中了他,让他去做杂工,复试都通过了,最后却
又把他刷了下来。因为孟书培身上有很多蚊子咬后留下的红疙瘩,食品公司的经理怀疑他得
了某种病……
直到半个月后,一家化妆品公司招工,我和孟书培同时通过了层层考核,被聘上了。回到小
屋后,我们兴奋极了,商量着做顿丰盛的晚餐,好好庆贺一下。我们俩掏出所有的钱,发现
还剩33元,孟书培出去买了三道菜,我们好好吃了一顿,兴高采烈地商量着第二天上班的事
,夜不知不觉就深了。看到蚊子一群接一群地在耳边轰炸,我这才发现蚊香已经全部用完了
!此时,可是,外面的商店早已打烊,买不到蚊香,就意味着孟书培必须要过一个“悲惨”
的晚上!
一时间,我和孟书培陷入了难言的沉默。我很害怕他说出“干脆,我们在一起挤一夜吧,反
正明天就要搬走了”之类的话来。万幸的是,孟书培没有这样,他愣了半晌,说:“凑和一
夜吧,蚊子吃不了我!”说完,就和衣躺在了地铺上。
孟书培仅仅躺了半分钟,就开始拍起了蚊子——因为没有蚊香,这天晚上的蚊子格外猖狂,
肆无忌惮地向孟书培发出了轮番攻击,所以孟书培拍打蚊子的频率格外频密,“啪啪”的声
音响个不停,搅得蚊帐里的我心神不宁。看到他陷在蚊子的包围之中,我实在于心不忍。有
那么一刻,我想掀开蚊帐对他说:“实在受不了就到蚊帐里避一避吧!”但我最终还是把这
句话咽了回去。
那一夜,我和孟书培谁也没有睡着。他拍了一夜的蚊子,而我则想了一夜的心事。在这20多
天的朝夕相处里,在每天晚上孟书培噼里啪啦拍打蚊子的声音里,我渐渐喜欢上了这个有着
良好教养的男人。我知道,如果错过他,在以后的某一天我肯定会后悔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收拾了行李搬进了化妆品公司,报了到之后,孟书培要去写字楼,而我
也要去车间上班,分手时,孟书培掏出10元钱给我,说:“这是我们昨天剩下的钱,都给你
吧!”说完,他转身就要走,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冲着他喊道:“喂!孟书培,数数你身上
到底有多少红疙瘩!”孟书培回过头来,满脸狐疑地问:“干嘛?”我说:“你身上有多少
红疙瘩,我就跟你多少年!”孟书培不敢置信地望着我,然后装模作样地打量了自己一番,
大声说:“有100个!”
100个就是100年,天知道他是怎么数出来的!
         ★编辑/汤馨敏




(爱情稿范文:爱情怕怕怕)现在有很多男人对付空虚的办法,就是利用电话和网络调情,
很不幸,耀辉就是其中一个。 
      
投奔你的路上泪雨如飞

         撰文/ 麟子

在公司一年一度的新产品发布会上,我认识了来自上海分公司的销售主管耀辉,他高大英俊
,在参会的上百个男人中非常出众。在庆功宴会上,我代表总公司发言,就在这时,我看到
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我。
此后,只要有机会,他就会用目光向我放电。晚上联欢的时候,他第一个站起来邀请我跳
舞。我不是傻子,知道耀辉喜欢我,但我是个矜持的姑娘,不太喜欢一见钟情的爱情。于是
每次碰到耀辉炙热的眸子,我都赶紧转移目光。
开完联欢会后,耀辉要回上海去了。临分手,他深情地对我说:“以后我一定多争取出差的
机会,来广州看你。”
这之后,我便经常接到耀辉从上海打来的长途电话。在电话里,我知道了耀辉的一切:他学
的专业,进我们公司之前的经历,他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和电影,他家里有几口人等等。有时
候,耀辉一天会给我打好几个电话,时间长达四五个小时,他给我说笑话,与我分享一天中
的所见所闻。随着电话费用的增加,我们的感情也迅速地升温。很多次,他在电话里温柔地
叫着我的小名,说:“要是你在上海多好啊,我们可以去淮海路上喝咖啡,然后去外滩散步
……”这样说得多了,上海便在我的心里一天比一天重要起来。
有一天晚上,耀辉又打电话过来,说他发烧了,一天没吃饭。听到他嘶哑无助的声音,我突
然产生了一种冲动:去上海投奔他!为了给他一个惊喜,我决定先不告诉他,等到了上海再
吓他一跳。
   第二天早上,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我坚决地交了辞职信,彻底地扔了自己的过去,
带着一个大包,登上了去上海的飞机。
飞机抵达虹桥机场已是下午5点,我给耀辉打手机,说我已在机场了,希望他能来接我。他
说我在骗他,怎么也不相信。于是我只好用旁边的公用电话打他的手机,在确信我已来了上
海后,他说现在正同一位重要的客户谈一笔生意,无法脱身,要我先去找一家酒店住下,晚
上6点半他来接我,为我洗尘。他的语气很平淡,没有我事先预想的狂喜。
尽管心里有几分失望,但我还是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并且精心地梳洗了一番,穿上了
我最喜欢的一套裙子。可我一直等到8点,耀辉才出现,一见面,他就埋怨我说:“你怎么
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来了?像你这样的人,上海马路上一抓一大把!”听了这话,我委屈得眼
泪都要出来了。后来,耀辉带我到一家小餐馆吃了一顿饭,整个席间,没有我渴望的红烛和
情话,只有耀辉的埋怨。我鼓足勇气从包里掏出几盒在广州买好的感冒药递给他,他犹豫了
半天,才勉强地接了过去。
耀辉走后,我趴在床上伤心地哭了起来。然后,我一个劲地反省自己:是我太鲁莽了,给耀
辉添了麻烦,所以他才向我发脾气。要不然,怎么解释得通,他在电话里那么温情脉脉,而
见了面却像暴发户打发乡下来的穷亲戚一样不耐烦?
为了弄明白耀辉对我到底有没有感情,我在朋友的帮助下,进了一家公司做文员,并在公司
附近租了一间简陋的平房。耀辉来平房看过我一次,当他看到在广州风风光光的我,住着没
有家具没有厨房更没有卫生间的破房子,对我的态度立即变得温柔多了,不仅给我抱来了一
堆书,还带我去他家里吃了一顿饭。
耀辉的母亲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人,她在得知我不可能把户口迁到上海后,便对我特别
冷淡。看得出,母亲的态度影响了耀辉。在送我回来的路上,他又变得冷冰冰了......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回广州的时候,耀辉对我又热情起来,说不管父母同不同意,他都要娶我
,并说要去买一套房子准备结婚。虽然我还不想结婚,但听他这么说,我还是很感动,于是
找了在房产公司工作的朋友,帮耀辉找了一套物美价廉的房子。那房子位于浦东金桥,是个
两室一厅,耀辉非常满意,当天就付了定金。
但就在这一天晚上,他突然打电话来吞吞吐吐地说,由于他父母不肯给我们一分钱,而他的
工资又只够还银行的贷款,所以,房子装修和买家具的钱得由我来支付。
我当时就有一种受骗的感觉,于是气愤地对他说:“我来上海,不是想和你做什么生意,我
也没有钱装修和买家具,你看着办吧!”说完,我啪地一下挂断了电话。晚上躺在床上想了
很久,决定跟他彻底分手算了。
第二天一早,耀辉来找我,他说请我托朋友想想办法,最好退掉房子又能收回定金。我只好
去找房产公司的那位朋友,请求他无论如何帮这个忙。好不容易朋友钻了协议上一个小小的
空子,收回了定金,退掉了房。看到事情解决了,耀辉一下子轻松了很多。他对我说:“对
不起,是我不好,我太冲动了。你也跟我一样,头脑发热,现在房子退了,我们静下心来考
虑一下我们的将来吧。虽然我妈不喜欢你,但我觉得你是个聪明又善良的女孩子。请给我一
点时间好吗?”
看到他这么说,我的心又软了,分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我想,还是再相处一段时间吧,毕
竟我们曾经通了大半年的电话,有过真挚的感情,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
这之后,我和耀辉又恢复了交往,他对我仍然忽冷忽热。有时候给我买好几百元一件的衣服
,有时候一连几天不给我打电话。
有一天,耀辉打电话来说他要到杭州出差,有半个多月不能给我打电话,我说没关系。整整
20天,他真的一个电话也没给我打过,我的心彻底地凉了。他回来后,打电话说了在杭州的
经过,又说对不起,没有带礼物给我,我淡淡地说没关系。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耀辉突然打电话来说:“我借给你的那几本书能在今晚下班后还给
我吗?”我愣了一下,答应了。晚上,他来了,我把书递给他,说: “看看书的数量有没
有少,是否完好无损。”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说: “不用了,这几本书我突然想
看。对不起我还有事情,今后有空联系吧。”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我的眼泪汹涌不
息地滚了下来。我知道,他既然把书都拿走了,上海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我给广州的家里打电话,母亲说:“疲惫了就回家吧。”于是立即订了飞往广州的飞机
票。后来,我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以前我和耀辉距离很远,但心贴得很近;而后来
距离很近,心却反而离得很远?只有一点是想明白了,那就是耀辉并不爱我,所谓的“他妈
不喜欢我”只是一个借口。现在有很多男人对付空虚的办法,就是利用电话或网络调情,很
不幸,耀辉就是其中一个。他以前给我打过很多很多的电话,说过很多的情话,并不是因为
爱我,而是因为他无聊!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道用来消遣的点心而已,他喜欢我在遥远的
地方散发着香味,而不喜欢我离他太近,近到需要他承担任何现实爱情的责任。
经历过耀辉之后,我想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制造类似的浪漫了。
               ★编辑/汤馨敏
                浏览次数:4042-- 发表评论,已评论1次


----上篇文章《西江月》杂志社 约 稿
----下篇文章青春的旅程